雷帝网 雷建平 11月25日报道

如涵电商今日发布公告,宣布公司三位创始人冯敏、孙雷、沈超三人的私有化要约(卖方团)。

卖方团提议以每ADS 3.4美元的价格私有化如涵电商,这一价格较美国东部时间11月24日收盘的价格要高出约10%,但要大幅低于如涵电商上市时的发行价。

截至2020年7月31日,冯敏持有25.3%的股权,及51.5%的投票权;孙雷持有12.6%的股权,及25%的投票权;孙超持有5.5%股权,及11.2%的投票权。

张大奕通过China Himalaya Investment Litmited持有13%股权,及2.8%的投票权;Legend Capital entities持有8.4%的股权,及1.8%的投票权;

阿里和Shanghai Yuanqiong Enterprise Management分别持股为7.4%,有1.6%的投票权。

从股权看,三位创始人冯敏、孙雷、沈超所拥有的投票权足够多,如涵私有化也就是时间问题了。

遭遇张大奕蒋凡事件冲击

如涵电商是2020年4月3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发行价为12.5美元,募集资金为1.25亿美元。

但如涵电商首日走势不太好看,开盘价为11.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8%。收盘时,如涵电商股价为7.85美元,较发行价下跌了37.2%,如涵电商首日市值为6.5亿美元。

如涵电商上市之初,对网红张大奕非常依赖。万达集团CEO王健林的儿子王思聪曾点评说,如涵上市破发并不是因为如涵签下的KOL变现问题,而是如涵这家公司本身就有问题。

王思聪具体提及了3个问题:

1,亏损;根据此前如涵IPO的数据,2018年如涵公司毛利为3亿元,其中履约费用1亿元,营销费用1.46亿元,综合管理费用1.3亿元,其他营收71万元,总计亏损7235万元。

王思聪认为,“收入是有的,但是钱花的也莫名其妙,特别是近1.5亿的营销费用令人费解,花这么多营销费用,那KOL的意义何在;如果停掉这个营销费用又会如何。”

2,不可复制性,如涵签约了100多个网红,但就一个张大奕,在2017财年和2018年财年及2019财年前三个季度分别占据了收入的50.8%、52.4%和53.5%,这是非常不健康的比例。

3,如涵的网红孵化、网红电商、网红营销模式没验证成功,也没有证明自己可以培养新的KOL。

2020年4月,疑似天猫淘宝总裁蒋凡妻子的微博用户在微博上向张大奕表示,“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再来招惹我老公我就不客气了,老娘也不是好惹的,望自重,好自为之。”

张大奕甚至被指已怀孕待产。一时间,让蒋凡和张大奕都陷入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这件事情,对蒋凡和张大奕都造成了极大影响。蒋凡被取消阿里合伙人身份,还被记过处分,降级。职级从M7(集团高级副总裁)降级到M6(集团副总裁),并取消上一财年度所有奖励。

张大奕的网店销量则出现大幅下滑,如涵的市值也遭到重创,一路走低。这之后,如涵开启了转型,公司将发展重心聚焦到了平台模式的服务业务。

如涵本周发布财报,财报显示,如涵2020年第三季度营收2.485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这主要是由于如涵在转型,自营业务下产品收入下降,并部分被平台业务下的服务收入的上升抵消。

如涵2020年第三季度来自平台业务下服务收入为1.193亿元(1760万美元),比上年同期的服务收入6480万元增加5450万元或增长84%。

如涵减少对头部网红依赖

如涵对头部网红的依赖性降低,如涵肩部和腰部红人总数同比增长73%,对总服务收入贡献达到了47%。

同时,如涵也减少了对阿里系的依赖。如涵CEO孙雷说,“我们的签约网红在诸如小红书、快手、B站、抖音以及微博等国内主流社交媒体平台分布进一步多元化。”

孙雷说,八个头部红人带来的收入占总服务收入比例仅为28%,单一红人对收入的贡献比例低于10%,大大降低了如涵对单一红人的收入依赖风险,来自各类别红人的收入分布更加趋于平衡。

而肩部和腰部红人的总数同比增长了73%上升至45人,本季度对总服务收入的贡献达到47%。

“我们的红人矩阵呈现出日趋健康的梯形状态。作为行业内的头部公司,我们再一次证明了如涵平台对优质红人的强烈吸引力以及自身强大的红人孵化和专业的红人培养能力。”

———————————————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若转载请写明来源。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