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要解决制造业的税费沉重、产权保护不足、民营企业的营商环境等等问题,标本兼治,才能真的实现“脱虚入实”。

作者:孙骁骥。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骥观天下”(jiguantx)

中国大陆的制造业回暖,力道强劲。根据媒体报道,3月底,中国国家统计局与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周五联合发布的数据显示,3月份官方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51.8,高于市场预期,并创出2012年4月以来的新高。

同时,这也是这一指数连续8个月位于临界点50之上,连续6个月保持在51以上,显示出制造业持续处于平稳扩张态势中。众所周知,PMI指数高于50表明制造业活动扩张,低于50则说明萎缩。除此以外,美国商业卫星航拍的制造业指数(SMI)也在持续走高,数值与中国官方公布的数据高度吻合。同时,制造业企业的信心也在普遍上升。彭博新闻社报道,渣打银行的中国制造业企业信心指数上月回复到60的高位。

在中国大陆的PMI与其他相关指数接连走强,这是否说明中国的制造业已经复苏,经济也将开始“脱虚入实”?

从数据上看,似乎已经已经开始了“脱虚入实”的过程,但进一步分析数据的细部,可以看到更多的细节。

在PMI的分类指数中,生产指数是数值最高的指数,比上月增长了0.5,但是与此同时,新订单指数增长只有0.3,低于制造业生产的增长,此外,还要注意到原材料库存指数为48.3%,比上月下降0.3,位于临界点之下。这说明一个问题,目前的制造业是在急速的扩大生产的规模和速度,但是下游的订单增速并没有预想中快。而在进行这种大规模扩张生产的同时,原材料的库存却是在下降,这说明,整个制造业是呈现两头冷,中间热的情况。生产非常热,但是上游的原材料却库存不足,下方的订单需求增长并不如预期中增长那么强。这样的增长,说明什么呢?

实际上,中国制造业在近期的回暖,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供给侧改革带来的一种即时的效果。原材料的购进价格和产品出厂价都在走低,制造加工受到景气影响而大举进行生产,实际上这种生产是大于订单需求和原材料的增速的。这种趋势也带动了民间投资的活跃,2017年前两个月的民间投资增速也在走高,增速加快至6.7%,创下近一年的最高增速。

实体经济强力复苏,似乎与国家刺破虚拟经济泡沫的意图有直接关系。进入2017年以来持续收紧的货币政策一直是偏紧,利率提高,国家的货币政策似乎想要用最大的力度来去掉虚拟经济的泡沫。中国经济的去实向虚,最大的一个泡沫就是房地产,特别是2016年新增贷款中有45%流入房地产,造成巨型泡沫。一二线城市的商品房价格泡沫反过来造成制造业的投资意愿不足。这个问题让中国的经济一直受到了“脱实向虚”的诟病。而在紧缩货币和制造业复苏的背景下,2017年中国的制造和服务业订单都呈现上升趋势,相反,建筑业的订单增速则放缓。

然而,在紧缩货币和制造业增长两者之间似乎存在一个矛盾。3月份反映资金紧张的企业比例进一步上升至41%,中小企业虽然有了比之前较好的经营生产状况,但是融资困难的情况依然很严重。其实,在1989年日本银行为了控制资产泡沫,采用了多次上调利率的方法。在1989年到1990年把贴现利率从2.5%上调到6%,并且对于银行对个人提供房贷进行了严格限制。这些政策使得当年的日本房企大量倒闭,同时也会对实体制造业带来负面影响,造成经济进一步进入衰退期。这和今天我们面临的情况,有类似之处。

也就是说,货币政策影响下短期的复苏已经来临,但中国经济还没有真正开始“脱虚入实”。在未来,中国经济是开始“脱虚入实”还是将会转而走低,今天走到了一个关键时期。央行进行的去泡沫政策,例如货币回笼,提高利率,限制房贷等等措施,已经开始显示出了效果。接下来,问题在于如何把资金引入制造业,普遍提高制造业的回报率,否则,制造业的复苏这是会像现在这样,是在生产端的短期发力,但在消费需求端并不会实现真正的增长,相反,过于紧缩的货币政策将会带来普遍的萧条和资产价格持续下跌。假设如此,中国的经济将会走入日本当年的覆辙。可见,要解决制造业的税费沉重、产权保护不足、民营企业的营商环境等等问题,标本兼治,才能真的实现“脱虚入实”。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