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诩为极客的李彦宏不想让百度“躺着赚钱”,而传统搜索引擎业务的逐渐衰落也正逼着百度寻找新的增长点。

被百度寄予厚望的Robotaxi,终于在北京跑起来了。

10月11日晚,百度官微宣布了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在北京全面开放的消息。据消息显示,10月10日至11月6日,用户可以在北京海淀、亦庄两地的自动驾驶出租车(Robotaxi)站点,通过百度地图和“Apollo Go”APP下单,免费试乘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

这一刻,百度已经等了很久了。早在2015年,百度就曾提出“三年之内实现无人驾驶商用,五年内实现量产”。三年过去,到了2018年,百度仍在往Apolo基金的“双百计划”中砸钱,自动驾驶也仅做到无人小巴(Minibus)的测试阶段。五年过去,Robotaxi终于在北京实现全面开放,但这只是百度最初无人驾驶目标的起点。

“2025年,无人驾驶技术一定会进入规模化的商用阶段。”2020年9月的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CEO李彦宏悄悄改了口。

作为“技术型企业家”,李彦宏自然有权畅想未来,继续带领百度向他理想中的“All in AI”进发。但问题是,如今的百度还能再等上五年吗?

百亿融资、加码硬件,百度的AI之路越走越远

近年来,百度似乎越来越痴迷AI业务。

9月22日,国内造车新势力其中一极——威马汽车宣布完成总额为100亿元D轮融资,这是新造车界史上规模最大的单笔融资。在投资人名单中,除了湖北、安徽、苏州、湖南、国投、广州等这几支“国家队”外,百度的名字也赫然在目。

此前,百度已经多轮领投威马汽车,成为其在外部的第一大股东,双方也一直保持着亲密合作。今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威马还发布了与百度Apollo平台共同开发的AVP自主泊车技术,并宣布将于2021年初交付首款搭载该技术的车型。

在无人驾驶领域,百度的朋友圈可谓是人数众多,其范围几乎囊括了所有的主流汽车制造商。除了合作多年的威马外,金龙汽车、一汽红旗等国内企业,宝马、戴姆勒、大众、丰田等国外知名车企,以及博世、法雷奥等大批供应链厂商,均与百度达成了生态合作伙伴关系。截止2019年底,与百度达成生态合作伙伴关系的企业已经达到了177家。

在无人驾驶这道AI业务的“主菜”之外,百度也没放弃加码“甜点”智能硬件。从最早的智能屏到智能音箱,再到智能车载支架、智能家居、早教机和无线智能耳机,小度的业务领域在不断扩宽。9月30日,百度完成了对小度科技的独立融资,其上市进程或许已经不远。

“AI处在技术井喷的阶段,我们这些极客是在新技术领域对技术演进最敏感的一批人,也是最愿意去尝试新东西的人。”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李彦宏这样描述他对于AI的看法。

对李彦宏和百度来说,AI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信念。最近三年,李彦宏关于AI的公开演讲已经达到40次,演讲内容经整理超过14万字。

“我相信,等到AI技术有一天真的变得成熟了,在市场上能够起到作用的时候,属于我们的日子就会回来。”李彦宏如是说。

被时代抛下的百度,回头还来得及吗?

李彦宏很明白这一点:这个时代,显然已不再独属于百度。

作为开启互联网大门的“钥匙”,搜索引擎产业曾经是全球最受人追捧的互联网业务之一。在国外,谷歌占据了超过90%的搜索引擎市场。而在国内,稳坐钓鱼台的搜索引擎巨头则依旧是百度。截止2019年7月,百度的市场占有率达到了76.42%,排在第二的搜狗仅占11.35%。

“在搜索引擎产业,百度处于一个非常领先的位置,这个钱在某种意义上挣的比较舒服。”李彦宏曾这样形容道。但他同时表示,未来的百度不应该这样舒服地挣钱。

自诩为极客的李彦宏不想让百度“躺着赚钱”,而传统搜索引擎业务的逐渐衰落也正逼着百度寻找新的增长点。

今年9月,CNNIC公布了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统计报告》,据报告显示,国内搜索引擎用户数量总体呈上升趋势,但使用率却未出现较大提升。2017年6月-2020年6月,搜索引擎使用率为81.5%,仅上升了0.4%。

同期手机搜索引擎使用率甚至出现了下降,降幅0.3%。可以看出,搜索引擎已经不再是当代用户们的首选,市场整体潜力已经见顶,未来增长空间极为有限。

对于百度来说,搜索引擎为其带来的收益同样正在下滑。据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Q1,搜索引擎行业广告收入规模为223.6亿元,搜索广告市场规模达160.5亿元,同比环比均出现下滑。从百度财报中也能得出相同的结论。据其Q2财报显示,百度核心业务营收为189.3亿元,同比下降3%。

受近年来的颓势影响,百度的市值从近千亿美元跌至如今的430亿,在曾经的“BAT”三杰中,百度已然落到了最后。

随着各类细分应用的崛起,广告主们逐渐向这些巨大的天然流量池倾斜。以抖音、今日头条为首的“字节系”成为了百度的最大竞争对手,双方在内容生态上展开了全面战争。

今年7月1日,百度成立直播业务中台,又在近期推出手机百度的“姊妹版”百度看看,引入字节旗下西瓜视频前负责人宋健加盟。李彦宏甚至亲自为直播业务站台,宣布将给予其“百亿流量+5亿现金”扶持。

Robotaxi跑起来了,但百度AI离终点还很远

很显然,百度在内容生态领域的发力晚了一步。当内容领域的战斗阵地向着视频、直播行业转移时,百度正高喊“All In AI”,在李彦宏理想中的极客道路上越走越远。等到字节跳动带着抖音、头条卷走大批流量时,百度想要再回头却为时已晚。持续投入多年的AI,似乎成了百度唯一能够倚靠的手杖。

但AI这根手杖,真的能支撑百度继续走下去吗?

百度高举AI大旗的那几年,正是AI概念甚嚣尘上之时。2016年,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在政策层面为AI发展添好了薪柴。政策推动之下,AI之火迅速燃遍中国大江南北,主打AI的初创公司不断冒头。

同年,商汤科技连续完成三轮融资,甚至得到了软银的青睐,旷视科技、优必选、云从科技、地平线等企业也开始赛跑,单轮融资额迅速提升到10亿美元级别。

市场火热之时,也有业界人士对AI提出了疑问。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就直言,不看好这如同泡沫的AI市场。“每个创业者都急于给自己贴上AI的标签,但这个领域其实不适合新手参与,如果在对该领域不了解的情况下就参与进来,很可能赔的裤子都不剩。”

时间似乎印证了李开复的预言。今年来国内AI头部企业不断被曝出负面新闻,地平线裁员50%、旷视提交申请6个月未上市、商汤被迫转战私募市场融资、寒武纪遭上交所连下20道问询……AI这个故事,似乎没那么能打动人心了。

作为互联网巨头,百度自然不至于面对初创企业们所遭遇的危机,但其AI业务至今仍未能成为新的增长点,投入的研发资金却一年比一年多。其财报数据显示,百度研发投入从2018年6月的76.47亿增加到2020年6月的92.82亿,净利润则从106.18亿下降到11.1亿。

被百度寄予厚望的无人驾驶,其变现前景仍遥遥无期。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德毅曾表示,无人驾驶在2025年之前都将处于产品孵化期,大规模量产恐怕要等到2060年。

Robotaxi确实在北京跑了起来,但李彦宏的AI之梦要想真正跑起来,乃至跑到盈利的终点,前方的道路还太长太长。而从“BAT”行列掉队的百度,恐怕没法再等五年了。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