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立7年后,Lalamove(货拉拉)终于准备进军美国这个全球物流最发达的市场了。

自2013年12月Lalamove成立以来,通过在中国、东南亚和拉丁美洲的不断深耕,Lalamove目前的业务已经遍布全球200多个城市。

不同于其他中国企业在国内市场竞争环境的激烈下选择出海,Lalamove从成立之初就坚持中国和海外市场双线发展的战略,成立的第二年,Lalamove就进入了东南亚市场,随后不断扩张至印度和巴西。而放眼全球,物流行业发达的美国目前对于配送服务的需求也越来越大。

成长于粤港澳大湾区的独角兽

货拉拉(Lalamove)于2013年由ShingChow(周胜馥)在中国香港创立,成立的当年主要服务于香港本地市场,2014年,Lalamove确立了双线发展的战略,正式进入东南亚市场和中国大陆市场。

货拉拉成立时正值O2O热潮席卷了中国各行各业,当时各行各业都出现了O2O,而货运行业也不例外。成立之初的货拉拉致力于解决货主与司机信息不对称问题,如果能提高货运效率,将极大的便利于货主和司机。

公开资料显示,货拉拉自成立以来目前的业务几乎已扩展到亚太地区的每个国家。特别是在中国市场,货拉拉已经深入到三线城市当中。

截止到目前为止,货拉拉一共在全球22个市场上为700多万名用户提供配送服务,拥有70多万名合作司机。货拉拉的业务类型非常丰富且高度本地化,例如货拉拉不仅有货物运送服务,同时也有小件的城市配送和餐饮配送服务。

此外,根据不同地区之间的差异在运力和模式上都有不同的变化。在国内市场,货拉拉运营的车辆主要集中在四轮货车上,最小的也是面包车。而在东南亚、印度和巴西市场,货拉拉还拥有二轮机车和普通三轮车。在印度市场,货拉拉的两轮机车和三轮、四轮货车的占比分别为50%。

正是由于货拉拉擅长整合零散运力,提高物流效率,货拉拉在入驻市场的份额不断攀升。在获得清流资本、之初创投、顺为资本和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投资后,Lalamove已是香港少数几家估值率先达到10亿美元的独角兽创业公司。

疫情之下,美国配送缺口尽显

疫情的出现迫使着数百万美国居民选择闭门不出,也间接导致了配送需求的不断增长,尤其是目前美国疫情局势仍然严峻,配送服务自然显得十分重要。

来自UPS(美国联合包裹运送服务公司)的新规也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根据外媒的透露,在即将到来的圣诞季,预计使用UPS服务的用户可能将付出更多的成本,而原因正是因为在疫情期间配送服务单量大增,且UPS将付出更多的成本。

UPS表示,将对今秋和初冬大量发货的用户收取每件几元的附加费,本次新规没有影响小件物品配送需求的客户,主要针对的是大件客户。

UPS发言人表示,定期调整价格是为了配合服务客户的成本,并补充说道新的附加费“反映了当前由大流行造成的市场状况。”

面对日益增长的配送需求,大量专业的配送公司在成本的压力下纷纷涨价,而美国很多本地企业又没有或无法维持自有的运输团队,这给Lalamove进入美国市场带来了很大的机会。

美国市场机会大,但复制成功经验存挑战

大量闭门不出的居民显著的增加了美国市场上的配送需求,而Lalamove则认为这是一个进入美国市场的绝佳机会。

Lalamove的国际总经理布莱克 · 拉森(Blake Larson)对媒体表示,Lalamove将率先在达拉斯福特沃斯地区推出相关服务,并十分期待与达拉斯福特沃斯地区的这些企业合作,为他们提供当日送达的按需配送服务。

达拉斯福特沃斯地区是美国主要的配送物流中心,当地成熟的物流基础设施和人才也是Lalamove选择作为登陆地的原因。之后,Lalamove还将陆续在芝加哥和休斯顿等地区推出物流服务。

目前Lalamove在美国的车队包括了小轿车、SUV、小货车和皮卡等车型,并拥有超过500多名合作司机。Lalamove还计划到今年年底之前再增加500名合作司机。此外,Lalamove在该地的运营办公室也在紧锣密鼓的招聘员工。

得益于上述的投入,Lalamove已经可以在达拉斯福特沃斯地区提供全天候的配送服务,并主要服务于餐饮、零售、电子商务、制造和建筑等行业的客户,目前的起步价为8.90美元。

虽然庞大的缺口为Lalamove进入美国提供了机会,但Lalamove也不见得能够将其成功的经验直接复制到美国。在中国和东南亚地区,Lalamove一般一开始都会在用户端等力推优惠补贴等政策,但对于配送成本本就高昂的美国,疫情期间成本直线上升,Lalamove的优惠补贴政策恐怕很难维持。

此外,作为目前全球物流行业最发达的美国,其基础设施、物流技术和文化方面与中国和东南亚地区都有很大的差异,单纯的将此前在其他市场的经验复制过去并不可靠。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