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图来自Canva

近日关于京东的的新闻可不少,其中京东子公司京东健康上市的消息,更是获得了不少的瞩目。

 

在几次京东关于京东健康即将IPO消息“不予置评”之后,京东健康终于确认了赴港上市的消息。而在打造京东了三辆马车之后,京东健康能否成为京东的第四辆马车,成为这个关口投资者最为关心的问题。

 

聚焦互联网医疗

 

疫情的爆发,促使大众的目光聚焦到了暗潮涌动的互联网医疗上。

 

事实上,互联网医疗的出现存在一定的必要性。主要原因是线下医疗资源分布并不均匀,且还存在线下医疗资源配置问题。

 

艾瑞网发布的《跃马檀溪-2020年中国互联网+医疗行业研究报告》的研究结果显示,通过中国卫生统计年鉴公开的资料可以获知,东部医疗机构的医院数量总和以及三甲医院的数量,要明显高于中部、西部的医院数量,同时东部医院中的平均卫生技术人员资源分布也优于中部、西部地区。

 

在困境中的线下医疗急需要一个解围的突破口,而在疫情里互联网+医疗的表现活跃,也肯定了线上医疗的必要性。医联的数据显示,截止至2020年5月25日,其义诊平台上共有6574名呼吸科、感染科医生,累计服务的患者数量超过了44万。

 

除了大众需求的推动之外,国家政策同时也给予了互联网医疗肯定。

 

在国家发改委等十三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里,对互联网医疗产业的线上预约、医疗纠纷处理、医保支付等方面提出了推广、完善的意见。

 

在医疗需求和国家政策支持下,互联网医疗行业迎来发展。

 

Analysys易观在6月份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医疗年度分析2020》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规模为1336.88亿元,和2018年相比环比增长35.6%。2020受到疫情的影响,市场规模将会有望达到2000亿,市场增长达到46.7%,是自2015年以来的最高增速。

 

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可观前景,让争相进入这个市场的玩家变得更加活跃,京东的第四辆马车——京东健康,也在这个浪潮涌动的风口浮出水面。

 

含金钥匙的京东健康

 

在几次传出京东IPO的消息之后,京东方面终于有了明确的举动。

 

9月21日,京东发布公告宣布京东健康将会赴港上市。公告里表明,京东健康是京东集团旗下的子公司,京东将计划拆分京东健康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而具体拆分上市的完成时间,由市场情况等因素决定。

 

胡润榜单显示,京东健康估值达到500亿元人民币,成为“最年轻的独角兽”。京东健康被看成是在京东电商、京东物流、京东数科之后,第四辆拉动京东的马车。相关媒体消息显示,刘强东在京东健康独立时表示:“京东健康在健康领域里做好了,能再造一个京东。”

 

不负京东重望,京东健康独立出去之后表现优秀。2019年9月,京东健康CEO辛利军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京东健康的营收规模已经超过百亿元,同时其已经实现了盈利。

 

在疫情里,京东健康更是顺势得到发展,截止至4月30日京东健康在线问诊平台累计服务的用户已经超过1100万人次,上线的湖北慢药用药求助信息公益平台收到求助信息超过2万条,用药需求96%以上得到解决。

 

同样的,含着金钥匙出身的京东健康获得资本市场的看好。天眼查信息显示,2019年11月京东健康获得中金资本、霸菱亚洲等资本集团10美元的A轮融资。在京东第二季的财报中透露,京东健康获得高瓴资本的8.3亿美元投资。

 

可以看到,京东对于京东健康进入互联网医疗抱有着很大的期待,而背景雄厚的京东健康同样表现不俗,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京东健康之后的路就是光明大道。在互联网医疗里,涌进了大批实力不菲的玩家。

 

BAT巨头扎堆抢食

 

互联网医疗是一块香饽饽,BAT三员都不约而同的对互联网医疗市场进行了布局。

 

在百度未来的蓝图中,互联网医疗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百度在2015年成立了移动医疗事业部,又陆续推出了百度健康,打造了百度健康医典以及百度健康问医生。2019年百度和浪潮达成,关于人工智能+健康医疗应用和服务的战略合作协议。

 

阿里健康依靠着阿里庞大的流量群体,累积下来了超过1亿的用户数量,借此早早成功登陆港股。据悉,阿里健康展开的业务就包括医药电商及新零售、互联网医疗、消费医疗、智慧医疗等领域,目前阿里健康的市值达到2482.93亿港元。在今年9月成功更名“医鹿”的阿里健康表示,将会更加聚焦医疗服务领域。

 

另一巨头腾讯,在2014年就开始了在互联网医疗领域的投资,例如丁香园、大夫在线等。同时腾讯将微信作为核心,连接了患者、医生、医疗机构,构建了腾讯觅影、腾讯医典、“腾爱医疗”战略等等,加速搭建腾讯的互联网+医疗生态。

 

而除了互联网巨头之外,在互联医疗领域里还有其他领域的玩家,诸如平安集团、新氧等来自不同领域的玩家。在互联网医疗这个千亿蓝海里,无论是来自于哪一路的玩家都想要从中分一杯羹,不过淘金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容易。

 

互联网医疗不易

 

虽然互联网医疗前景可观,但不可否认的是目前的互联网医疗市场依然处在孵化期,还没有能够宣布胜利的玩家出现。

 

可以看到,无论是阿里健康还是平安健康都依然处于亏损的状态,阿里健康发布的财报显示,2020财年阿里健康实现总营收为95.97亿元,母公司拥有人应占亏损为658.6万元,而这已经是阿里健康上市以来连续亏损的第六年。

 

同时,阿里健康在医药电商平台和医药自营业务上的收入分别为11.7亿元、81.34亿元,二者在总营收中的占比达到97%,因此阿里健康一直被认为是“披着在线医疗外衣的电商公司”。在京东健康的四项业务里,医药电商同样占比不低。

 

而作为“互联网医疗第一股”的平安健康,近日更是传出被起诉7000万资产遭到冻结的消息,目前其累计亏损近40亿元。还有最早探路线上医疗之一的春雨医生,兜兜转转也还没有能实现上市的愿景。

 

在互联网医疗里摸爬滚打想要淘金的一众玩家,还没有能够熬出头的赢家。在互联网医疗迎来千载难逢的发展机会之际,京东健康这只“最年轻的独角兽”强势入局,想要成为互联网医疗里的佼佼者之前,少不了要走一段荆棘之路。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