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华为、中兴问题上犹豫多时的印度政府,终于给出了一个还算明确的答复。

据ETTelecom报道,印度电子信息技术部部长桑杰·多特雷(Sanjay Dhotre)在回答印度人民院议员提问时表示,印度政府不打算将华为、中兴排除在5G网络基础设施合同之外。

“电信部门在这方面没有下达任何禁令,所有印度电信服务商都可以自由选择各家制造商提供的设备。但外来的设备提供商也要遵守政府部门许可协议的规定条款和条件,网络安全问题永远是最重要的。”多特雷表示。

此前,印度政府“封禁以TikTok为首的59款国产APP”的消息对业界造成了一定的恐慌情绪,许多人担心曾被美国打压过的华为、中兴等电信设备提供商也会遭遇同样的结局。但事实证明,印度“尚未断奶”的5G建设还不能完全离开中国电信设备提供商们。

深耕多年,华为、中兴拿下印度市场绝大份额

在印度电信市场上,华为可谓是深耕多年。早在1999年,华为就已进入印度市场,2006年正式开始发力后,其业务增势极为迅猛。根据商务部驻印度使馆经商处的数据显示,2006-2008年,华为在印度的电信业务营收就从2亿美元飙升到了13亿美元。

同时,华为还得到了印度两大老牌运营商——沃达丰创意(Vodafone Idea)和巴蒂电信(Bharti Airtel)的青睐,它们是华为在印度当地最大的客户,而这两家电信巨头合计占据了印度55%的电信市场份额。

中兴同样在1999年进入印度,但其在印度市场上崛起的时间比华为要稍早一些。2003年,中兴赢得了印度国营电信公司(BSNL)设备集中采购项目的招标,从此中兴就和BSNL结下了不解之缘。据ETTelecom统计,目前BSNL的网络设备中有44%来自中兴,另有9%来自华为。

犹豫不决的印度政府

虽然华为、中兴已经同当地运营商达成了紧密合作,但近年来紧张的中印关系使得印度政府开始重新考虑两家中国设备提供商在印度的地位。

2019年6月,印度政府曾成立所谓的“安全委员会”,对华为设备的网络安全性进行审查。而在更早些时候,一些印度官员还曾透露,政府“并不乐意让华为部署最新的5G设备,因为担心中国政府会借机监视印度用户。”

尽管如此,印度政府从未像美国一样表示要正式封禁正式华为和中兴。对此,印度SBICAP证券研究主管拉吉夫·夏尔马(Rajiv Sharma)解释道,若印度政府禁用华为或中兴的电信设备,将会使5G服务整体成本增加至少35%,这对目前财政状况不理想的印度电信运营商们来说将是雪上加霜。

这并不是印度政府希望看到的,众所周知,现任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是“数字印度”计划的狂热推动者,而本土电信行业的发展对于“数字印度”至关重要。

(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

此外,华为和中兴的产品质量也是它们吸引印度政府和电信运营商的关键。去年10月份,巴蒂电信董事长苏尼·米塔尔(Sunil Mittal)就曾公开表示,华为的产品明显要优于爱立信和诺基亚。“这三家的产品我们都用过,至少在3G和4G时代,还没有其他设备质量能超过华为。”

尽管有着几家印度老牌运营商做背书,华为、中兴未来恐怕仍要面对印度政府“监管”之名下的重重刁难。而近些年才刚刚加入电信行业战局的“黑马”Reliance Jio,也将成为华为、中兴面前的一个不稳定因素。

自信的印度首富:重构电信市场,100%自研5G

2017年入局的Reliance Jio在印度电信市场上可谓是个新人,但这个“新人”背后却有着印度最大私营集团——信实工业(Reliance Industries),以及其董事长、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的支持。

有了安巴尼和信实集团的大力援助,Reliance Jio得以在印度电信市场肆意掀起低价风暴,从其他运营商嘴里虎口夺食,抢夺市场份额。面对来势汹汹的Jio,运营商们不得不搭上全部身家,相继降低套餐价格以夺回市场,但收效甚微。

2019年底,惨烈的价格战终于宣告结束,还站在这片修罗场上的玩家,就只剩下了沃达丰、巴蒂和Jio。除了赚到盆满钵满的Jio外,沃达丰和巴蒂都陷入了亏损的泥坑中,沃达丰2019年亏损5092亿卢比,巴蒂则亏损2304亿卢比,这让它们无力向华为购买新的电信设备。

受到大客户濒临破产的影响,华为印度市场营收连续三年下跌,从2017年的12亿美元跌至2019年底的8亿美元左右。今年7月份,华为进一步下调了年度营收预期,从8亿美元下调至3.5-4亿美元。

(穆克什·安巴尼)

值得注意的是,安巴尼没有选择和任何一家中国设备供应商合作,而是选择自研5G设备。今年7月22日,安巴尼表示,信实旗下Jio平台(Jio Platforms)的工程师已经在设计完整的5G开发系统。安巴尼同时还强调,这是基于“100%印度技术”的5G设备。

某种意义上来讲,充裕的财力可以让信实忽视廉价中国设备带来的好处。根据信实集团财报显示,其2019-2020财季营收达6.11万亿卢比(约合5269亿人民币),净利润3935亿卢比(约合362亿人民币)。或许安巴尼想靠他无穷无尽的卢比拿下印度5G市场,并将华为、中兴等竞争对手们驱逐出局,就像他当年重构印度电信市场一样。

自研5G任重而道远,印度市场仍离不开华为、中兴

除了试图自研5G外,信实还在今年吸引到了英特尔、高通等多家美国科技公司的投资,意图在技术层面与它们达成合作,加强自身在5G技术上的实力。

但问题在于,如今的美国在5G建设上也力不从心,不得不依靠爱立信、诺基亚、三星这类国外供应商来建设国内5G网络。尽管高通曾经有成为电信设备供应商的潜力,但由于没有得到美国政府的提振,最终高通转向了更为有利可图的芯片行业。

在目前已有的5G专利数量方面,美国厂商也大大落后于日韩、欧洲以及中国厂商。

根据lplytics的统计报告显示,华为拥有目前全球最多的5G专利,达3147项,其次是三星、中兴、LG、诺基亚和爱立信,分别为2795项、2561项、2300项、2149项和1494项。高通、英特尔落在最后,分别为1293项和870项。而在这份名单中,不仅信实集团的名字没有出现,同时也看不到任何一家印度企业。

企业手中的专利可不是简简单单掏钱就能买到的,在手中没有一项5G专利的情况下大谈“100%自研5G”,或许有些痴人说梦。到头来,安巴尼献给印度的,恐怕也只是基于二手甚至三手技术的5G设备。信实要想借此超越乃至取代华为、中兴这两家5G设备巨头,恐怕还任重而道远。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