辉山乳业债务危机持续发酵。多重利空消息使得外界不断质疑其偿债能力,此前媒体报道的70多家债权人也因此陷入风险敞口。

 

除了已公布于众的23家金融机构,部分融资租赁公司和P2P平台也牵涉其中。

 

相比部分银行大户的咄咄逼人,盈华租赁与红岭创投则表现的相对淡定。有意思的是,另外两家曾与辉山乳业签订过合作协议的融资租赁公司,幸运地避开了这场风波。

 

4万头奶牛,7.5亿元

 

在辉山乳业众多债权人中,出现了盈华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华租赁”)的身影。这家住所登记为深圳市前海的融资租赁公司,以往在行业里相对低调。

 

记者查阅辉山乳业公告了解到,2016年11月26日,辽宁辉山集团与盈华租赁签订融资租赁协议,租赁资产为约4万头奶牛。根据该协议,前者将以7.5亿元现金为对价向盈华租赁出售租赁资产,其后以租赁本金总额7.5亿回租有关资产,为期5年,年息率6.2%。

 

对此,记者向盈华租赁求证两方合作情况。其内部人士回应称,确实做了这单业务,也是盈华众多业务中比较小的一单,内部评估认为对公司并没有什么影响。盈华业务体系比较成熟,风险方面规避的比较好。

 

公开资料显示,盈华租赁成立于2011年12月14日,注册资本为2.72927亿元。

 

***CEO、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副会长罗浩杰告诉记者,用奶牛做融资租赁属于活体租赁,而活体租赁对融资主体要求非常高。另一方面,奶牛属于生物资产,这种资产很难监控,所以风险也比较大。

 

不过,生物资产并不是完全不能做。在罗浩杰看来,如果融资主体资质较好,则可放宽标的物(即融资租赁物品)的标准。比如奶牛没法确权,但如若融资主体整体情况很好,也可以尝试去做。同时,若标的物本身很好,比如汽车,可以监控、确权,则可降低对融资主体的要求,并通过保险等手段来转移一些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在上述公布与盈华租赁签订协议的公告里,辉山乳业还表示, 2016年4月29日当天与广东粤信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粤信)签署的融资租赁协议未能生效。

 

记者注意到,辉山乳业股价暴跌后,3月25日,广东粤信也在官网发布声明称,公司去年曾与辉山乳业及其子公司就开展生物资产售后回租业务进行洽谈并达成初步意向,但后续终止了该笔业务。在该业务中,公司未投放任何融资租赁款项。截至目前,与辉山乳业及其子公司之间不存在任何有效的合同,双方也未实际开展任何业务合作。

 

实际上,成功避开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的融资租赁公司不止广东粤信,徐州恒鑫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鑫金融租赁”)反应更快,不仅在第一时间发布了声明,还顺带表扬了自家尽调及风控。

 

该声明称,前期曾与辉山乳业下属子公司辉山恒丰及辉山乳业(中国)进行过业务洽谈,初步达成生产线租赁意向。但通过前台租前尽职调查及中台平行风险核查,得知该公司资本市场波动明显,舆情信息复杂,及时终止了生产线融资租赁业务。

 

同时,恒鑫金融租赁方面确认,在与辉山乳业及其子公司合作中,公司未投放任何融资租赁款,故未产生任何金融资产损失。

 

从辉山乳业公告来看,在公司股价暴跌的前一周,2017 年3月17日,也公布了其两家全资附属公司与恒鑫金融租赁签订融资租赁合同一事。暂未见到其他声明。

 

另外,2016年12月8日,辉山乳业与中建投租赁(天津)有限责任公司签订3亿人民币(3.38亿港元)的融资租赁合同,租期为6个月。目前,该公司官网暂未发布相关声明,具体合作情况不得而知。

 

5000万债权

 

不同维度里,另一场债权关系的确认也在同步进行。

 

3月24日,辉山乳业股价暴跌,一时间引发市场各种猜测。同时,网曝消息称,3月23日辽宁省金融监管部门召开了辉山乳业债权协调会。随后,债权人纷纷被挖出。其中,红岭创投被传向辉山乳业投资10亿元。

 

24日当天,红岭创投董事长周世平回应媒体称,公司与辉山乳业没有任何股权合作,但有5000万元的债权合作。3月25日,适逢红岭创投召开2016年度股东大会,周世平在会上表示,辉山乳业的项目没有抵押。

 

据媒体报道,根据周世平提供的一份名为“广州2号特标项目的融资公告”显示:辉山乳业在红岭创投融资金额5000万,发标年利率为11%,期限为15个月,于2017年2月9日发标。

 

假如5000万成了坏账,公司将如何应对?红岭创投方面回应记者称,会按照网站过去的规则处理。(即风险备付金)

 

与此同时,红岭创投方面也告诉记者,目前该项目没有接到投资人要求赎回的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以前,红岭创投一度主打“大单模式”,也曾高调自曝多起大单坏账案例。迫于监管要求,红岭创投日前也正式发布公告称停止发布额度100万以上的标的,

 

不做大单做什么?股东大会上,红岭创投总裁项旭表示,之后将通过金交所以及私募基金的方式,面向高净值的客户。并准备大力发展房易贷业务,这是今年重点发展的一个拳头产品。

 

还是回到5000万的债务上来,3月24日,周世平最初回应此项债务问题时,相对乐观。他表示,辉山乳业的股价影响对合作项目及红岭创投没有太大影响。不过,在25号另一次采访中,面对支点研习社提出的“这个项目收回本金的希望大吗?”他表示很灰心,不抱什么希望。

 

时而乐观,时而悲观,这或许也是部分债权人内心的真实写照吧。

 

据了解,债权金额排名靠前的十一家银行正在草拟辉山乳业债权人委员会公约。这场债务风波终将如何收场?一切还需要时间给予答案。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