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沃尔玛,正在寻找任何能够让它在电商领域更进一步的帮手。即将拿下TikTok的微软,或许将是沃尔玛对阵亚马逊时的有力盟军。

8月27日,美国零售巨头沃尔玛对外表示,它正与微软携手共同竞购TikTok。而在这条消息传出的两小时之前,还有知情人士表示,字节跳动将在未来两天内与收购方达成最终协定,其出售的范围包括了TikTok在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业务。

TikTok还能二选一吗?

TikTok的90天“缓刑期”的确很长,但字节跳动内部所产生的分歧恐怕让张一鸣没法再拖下去了。在沃尔玛宣布与微软合作、“48小时”消息传出的同一天,TikTok CEO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发出了他的辞职信,而令人惊讶的是,仅仅过了六分钟,张一鸣就同意了他的离职请求。

从今年5月19日上任TikTok CEO,到8月28日宣布离职,梅耶尔在TikTok虽然只待了三个月,却是TikTok全球化战略的重要执行者。当然,如果抛去这层光环,梅耶尔在某种意义上还是字节跳动海外股东的代言人,毕竟最开始将梅耶尔推荐给张一鸣的正是他们,而且此前梅耶尔还绕过张一鸣,私自与股东讨论过TikTok拆分相关事宜。

梅耶尔此番离职,或许多多少少反映了字节跳动在收购对象上的选择。此前,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企业服务公司甲骨文(Oracle)参与收购TikTok时,还特别提到包括泛大西洋资本集团、红杉资本在内的多个字节跳动海外股东正在与它合作。

在微软-沃尔玛联盟和甲骨文-字节海外股东联盟的对峙局面下,代表股东意志的梅耶尔离职,其意义不言自明。与完全没有消费者业务经验的甲骨文相比,微软和沃尔玛这个选择在张一鸣看来似乎要好得多,毕竟他也曾是微软的员工之一,而且还和微软目前的CEO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有着良好的关系。

交锋亚马逊云服务,微软成沃尔玛有力盟友

焦虑的不只是张一鸣,零售巨人沃尔玛最近也不太轻松。作为近年来刚刚杀入电商赛道的传统零售行业代表,沃尔玛已经落后了太多。现在沃尔玛需要任何能让它更进一步,超越亚马逊这头巨兽的帮手,微软和即将落入其手的TikTok或许就是个不错的选择。

尽管乍一看没什么关联,但微软和亚马逊也是某种意义上的敌人,特别是在云端服务领域。去年10月,微软拿到了颇具争议的美国国防部100亿美元云服务订单,而亚马逊立即就提出了诉讼试图阻遏微软,不过并未如愿。亚马逊CEO杰夫·贝佐斯还为此抱怨,称美国政府“过于偏爱微软”。

在今年,随着疫情的爆发,微软和亚马逊的云服务竞争也越来越激烈。7月份,微软把旗下热门游戏《我的世界》从亚马逊云服务AWS移到了自家的Azure云服务平台上,这标志着微软开始推广自家的Azure,减少对AWS的依赖。

截止8月,微软的Azure服务市场份额占比达到了18%,较2017年的10%有了较大增长。而亚马逊的AWS占比33%,仍旧领跑全球。

对沃尔玛来说,不管是微软的Azure还是即将到手的TikTok,对其进军线上零售业务都有相当大的意义。2018年,微软就和沃尔玛达成了为期五年的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当时沃尔玛表示,会使用Azure、微软365、微软AI和微软的物联网(IoT)工具和技术来实现零售业务的现代化。

对于TikTok,沃尔玛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在27日对外公布消息时,沃尔玛曾表示其对TikTok这种“电商和广告的整合形式”有着强烈兴趣,认为与微软和TikTok建立良好关系有助于沃尔玛扩展其线上市场,当然也能增加沃尔玛对阵亚马逊时的优势。在这方面,无论是扎克伯格的Facebook还是TikTok的中国兄弟抖音,都是值得沃尔玛学习的对象。8月25日,Facebook正式上线购物板块Facebook Shop,实现生态闭环,而抖音也在最近宣布了停止接入第三方平台的闭环计划。

“反亚马逊”先锋沃尔玛:布局产业、广交盟友,进军印度大展拳脚

虽然在不少方面都押宝微软,但沃尔玛也不会在同一棵树上吊死。近年来,沃尔玛为了对抗势不可挡的亚马逊,已经在电商领域布了不少局。

早在2015年,沃尔玛CEO董明伦(Doug McMillon)就提出了沃尔玛的未来定位:互联网零售企业。当年10月,沃尔玛投入11亿美元打造线上零售网站以及对购物APP进行研发与提升。

2016年,沃尔玛推出支付服务WalmartPay,同时还为网购用户提供“两日无低消免费送达”服务。2019年,沃尔玛又与自动驾驶初创公司Nuro合作,开发无人车送货服务,完善了送货上门“最后一公里”。

此外,沃尔玛还找到了不少同样对亚马逊虎视眈眈的盟友。2016年,沃尔玛和京东达成了战略合作关系,持股京东10%的股份,其仓储式会员店山姆俱乐部(Sam’s Club)直接在京东平台上运营;今年沃尔玛又与云端电商软件制造商Shopify合作,将其1200名中小型企业纳入沃尔玛交易平台。此外,沃尔玛的盟友中也不乏腾讯、谷歌、Shopify这样的巨头。

作为国际电商市场销售额增速最快的国家,印度对于沃尔玛来说是个能大展拳脚的好地方。2018年,沃尔玛砸下160亿美元巨款拿下了印度最大电商平台Flipkart77%的股份,这也是美国零售行业中迄今为止数额最大的收购案。沃尔玛计划利用Flipkart在印度的优势,开启全渠道零售市场。

而此前,亚马逊也显露出对印度的野心,其在2019年底宣布间接持有印度零售巨头未来集团(Future Group)3.5%的股份,并计划在未来数年间收购未来集团47.02%的股份,强化其在实体零售方面的销售渠道。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印度首富穆克什·安巴尼(Mukesh Ambani)旗下信实集团也携带JioMart入局。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沃尔玛与亚马逊在印度的交锋将会十分激烈,但JioMart的强势登场恐怕会让本就硝烟味浓重的印度电商市场再添一层变数。

通过持续的产业布局和广交盟友,沃尔玛虽然还未能实现赶超亚马逊的梦想,但其发展战略已经收获了一些成果。根据沃尔玛在8月18日发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显示,沃尔玛二季度营收较去年同期增长了5.6%,达到了1377.4亿美元;而净利润实现了跨越式提升,较去年同期增长79.4%,达到64.76亿美元。

此外,由于疫情导致网络购物需求激增,沃尔玛在美国市场也赚了个盆满钵满。财报显示,沃尔玛美国电商市场销售额较去年同期增长了惊人的97%。

从总体市场份额来看,亚马逊还是牢牢把握着绝对优势,以38%的市场份额稳居第一。沃尔玛则以5.8%的市场份额占比暂时屈居第二。

不过,沃尔玛有着亚马逊没有的优势——超过1.1万家的线下门店。就如同某位评论人士所说,如果联通线上和线下,那么沃尔玛可以提供更快的服务速度,更多的商品种类和更大的服务覆盖面积,这或许是沃尔玛未来克敌制胜的关键。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