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新能源汽车行业中的“贵族”Karma,似乎正陷入危机。

今年6月,美国的一家汽车制造商VLF Automotive将万向集团旗下的Karma汽车告上了加州最高法院。VLF指控Karma在与其建立合资公司时,剽窃了属于VLF的商业计划。

Karma陷入财务困境,又被合作伙伴告上法庭

2019年秋季,VLF和Karma分享了自家的“豪华悍马”计划,当时VLF表示,希望与Karma面向中国市场共同推出这款汽车。此前,VLF推出的“怪兽”越野车X-Series在2017年的北美车展碰壁,被一些外媒称作“令人失望的改装车”、“悍马H2的失败仿品”。VLF本次与Karma合作,恐怕是想在中国市场重树其越野领域的威信。

不过VLF的愿望终究是落空了。在诉讼中VLF表示,Karma汽车CEO周亮(Lance Zhou)无视了双方签署的保密协议,秘密联系了VLF的制造合作伙伴,试图独自将这款电动悍马推向中国市场。在诉讼中,VLF向Karma索赔至少1850万美元,以弥补VLF在“豪华悍马”计划上的投资和预期将获得的利润分成。

VLF还在诉讼中称,Karma因惨淡的销售额和巨大的损失陷入了“恶性的财务漩涡”,而万向集团正对Karma百般威逼,要求CEO周亮尽一切可能去扭转公司的局面。

虽然Karma从未公开披露过自家主力Karma Revero的销量,但据外媒援引联邦政府的数据来看,2018年Karma仅售出231辆汽车,以每辆13万美元的价格来算,Karma在2018年的销售额仅有约3000万美元(约合2亿人民币)。而根据Karma披露的数据,其母公司万向已经在Karma的豪华电动汽车业务上砸下了数十亿美元。

此前召开的2018年员工大会上,周亮曾信誓旦旦地向员工表示:“我们的资金很充足,与合作伙伴也有着良好的关系,未来是非常值得期待的。”如今财务疑似陷入困境,又被“合作伙伴”告上法庭的Karma,未来将去向何方?

Karma也曾风光一时,落魄后遭万向接盘

对于市场来说,Karma无疑是个新得不能再新的名字。2016年才推出第一款车型Karma Revero的它,远没有行业巨头特斯拉那样知名。但在2009年,那个新能源汽车市场还一片荒芜的年代,Karma的前身Fisker Automotive已经在豪华电动跑车领域打出了名气。

Fisker Automotive的创始人是亨里克·菲斯克(Henrik Fisker),这位曾经的宝马设计师有过多项作品,著名的宝马Z8、阿斯顿马丁V8 Vantage和DB9皆出自他之手。2007年,菲斯克以他自己的名字创建了Fisker Automotive,正式走上了创业之路。

2009年,Fisker Automotive发布了旗下首款豪华电动跑车Fisker Karma。这款车型一经发布,立即受到了不少名流的追捧,比尔·盖茨、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贾斯丁·比伯等人都将其作为自己的座驾。

不过,Fisker Karma也有着包括充电缓慢、噪音大和屏幕操作不灵等问题,公开发售后,Fisker Karma更是出现了多起自燃事故,最终导致该车型只卖出了2000多台。再加上公司经营不善,财务出现问题,Fisker Automotive在2013年向美国政府申请了破产保护。

Fisker Automotive的破产让一众中国车企看到了机会,包括吉利、东风在内的多家车企都试图收购Fisker Automotive,但万向集团以1.492亿美元的价格击败了所有对手,最终将Fisker Automotive收入囊中。

在万向麾下,Fisker Automotive获得了新生。2015年,它正式更名为Karma汽车,将此前位于芬兰的生产线搬回了总部所在地——美国加州。2016年,Karma推出了Fisker Karma的进化形态Karma Revero。尽管产量仍不高,但Karma有着庞大的野心。

“我们的长远目标是成为一家具备豪华、高科技、专属定制以及VVIP服务的豪华电动车品牌,比肩迈凯伦、阿斯顿·马丁等传统高端豪华车品牌。”Karma CEO周亮在2018年的员工大会上表示。

万向的态度或成关键

曾经的万向,对造车可以说是“爱得深沉”。

1979年,万向还只是一家小小的机械工厂,业务仅涉及农机、轴承、链条等,如果不是万向创始人鲁冠球的果断决策,恐怕这家机械厂也会被埋没在时代的尘埃中。正是因为鲁冠球的“造车梦”,万向才得以抛掉过去,进军汽车零部件市场,最终成为营收破千亿、盈利超百亿的庞大商业帝国。

虽然当时的鲁冠球已年迈,但他始终没有放下造车的梦想。“我会把万向挣到的每一分钱都用来制造电动车。我会大量烧钱,直到成功。或者万向崩盘为止。”这已经成了鲁冠球最常被人提起的名言。

2013年,万向以2.566亿美元收购美国最大的锂电池制造企业A123,又在2014年收购Fisker Automotive,将其重组为Karma。尽管这两个决定曾被人质疑,但鲁冠球只是置之一笑。他公开表示,如果他失败了,他的儿子、孙子也会继承他的事业。

2017年10月25日,鲁冠球因病去世,享年74岁。这个胸怀新能源汽车之梦的男人,终究是没能看到他寄予厚望的Karma重新崛起。

随着这位巨人的去世,万向对Karma的态度逐渐产生了变化。今年6月29日,美国汽车博客网站Jalonik公开发表了一篇文章,文章中称,万向在2019年已将4亿美金的投资缩减为1亿,并希望从Karma撤资,此外文章的作者还表示,Karma的高层已在准备破产保护。但Karma首席战略官Greg Tarr很快出面澄清其为不实报道,并表示Karma“拥有充足的资金链”。

虽然谣言已被澄清,但万向近年来的表现并不尽如人意。根据今年4月20日万向钱潮发布的年报显示,2019年万向钱潮营收105.81亿元,同比下降6.8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36亿元,同比下降了25.82%。

此外,在万向发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中,其净利润预计为7800-9900万元,下降幅度达到55%-65%。在业绩不甚景气的如今,万向能否向陷入官司中的Karma伸出援手,还是个未知数。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