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日,网上传出了2020年3·15晚会将在7月16日晚8点播出的消息。甚至还传出了一线互联网企业,在内部邮件推送“3·15风控预案”的截图。7月13日,有媒体查验央视财经客户端时发现,在节目预告中,原定3·15晚会的播出时间,却已经变成了公共时段。

虽然今年的3·15晚会还不能确定播出时间。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一些企业,在过去的这一年里,通过自身的“努力”获得节目邀请。

互联网再爆雷,监管层重拳出击

2019年的央视3·15晚会,曝光了高息现金贷骗局“714高炮”。今年,监管层针对P2P行业继续重拳出击。

5月份,号称千亿规模的P2P理财平台小牛在线,突然发布“平台网贷业务良性退出公告”。小牛在线在7年的时间里,累计成交超过1171亿元,注册人数超过607万人。

同一时间,累计交易金额达146.18亿元的华夏信财,被曝出因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被查处,法人及财务总监等12名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5月14日,有媒体报道称掌众金融位于北京市海淀区的办公地遭遇警方上门调查,数十人被带走,具体原因不明。相关报道显示,掌众金融曾在2017年月放贷高达93亿元。

今年6月,隶属于凡普金科旗下已运营6年的爱钱进遭到调查。遭受损失的爱钱进用户,甚至公开向爱钱进代言人汪涵“喊话”还钱。

21聚投诉信息显示,爱钱进2019年全年投诉量为20499件,位居投诉量排名榜之首。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也有很多关于“爱钱进到期不还钱、理财到期不能提现”的投诉。

爱钱进运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04月30日,平台借款人数为1265850人,当前出借人数为377665人。逾期金额为61亿余元,逾期笔数达418,654笔。逾期90天以上金额为43.8亿余元,逾期90天以上笔数为394126笔。

从巅峰时期的上千家同场竞技,到如今仅剩百余家仍在运营,P2P行业的一朝极盛一朝衰败,给互联网行业贡献了最具戏剧化的话题。

直播带货大火,行业问题丛生

随着李佳琦、薇娅等红人主播的“出圈”,直播电商成为了最近几年的热门新风口。不光网红主播迅速获得了迅速成长,就连明星艺人也加入到用户的争夺中。直播电商在短期内的爆发式增长,也带来了各种问题。

3月31日,中消协发布了《直播电商购物消费者满意度在线调查报告》。报告指出一些直播带货行为中存在夸大宣传,主播引导消费者进行私下交易等现象,部分消费者还遭遇了假冒伪劣商品、售后服务难保障的情况。调查数据显示,有37.3%的消费者在参与直播电商的消费过程中遇到过问题,这个数字远远大于其他的购物方式。

除了消费者遇到的消费问题之外,商家在和主播以及MCN机构的合作过程中,也常遇到直播效果远不如预期的情况。

据央视财经报道,福建某运动服饰公司与号称单场单品创造百万以上销售额的主播进行了合作,但最终的成交额只有9万元左右。虽然商家最终要回了坑位费,但仍因提前备货而遭受不少损失。

直播电商行业中,还存在机构先虚假下单再退货,骗取商家坑位费和佣金的现象。

例如,直播前机构先与商家签订一份保底协议,协议内容包括直播之前收取商家5万元坑位费,同时承诺如果卖货达不到5万时,坑位费全额退还;如果销售额达标,则再按照20%比例提佣金。

等到直播时,机构先用5万元坑位费刷单完成卖货任务,同时赚取1万元佣金。直播结束后,机构再发起退货将部分刷单费用收回。并且,由于很多直播带货会要求商家的产品售价低于市场价格,因此机构可以将刷单未退货的商品,通过团购、二手交易等方式再次分销变现。整个过程中,只有商家的利益遭受损失且难以察觉,并且难以维权。

网购防疫用品,遭电商平台“砍单”

疫情期间,口罩、消毒水等防疫用品的需求量大增,让一些商家嗅到了可乘之机。据大众日报报道,今年2月份,有消费者在美妆购物平台海豚家购买了一次性口罩等防疫用品后,遭遇“砍单”的情况。

2月3日,某消费者在购买海豚家平台的会员后,分三次下单了x-condi一次性口罩,共计25盒。随后又买了一盒日本品牌的一次性口罩以及2盒95%防飞沫口罩,还有6盒酒精片和2瓶酒精液医疗水。

之后,该名消费者查询订单时看到系统显示所有订单已寄出,且快递公司为中通快递,但她却查不到快递单号。”几天后,系统对口罩自动退款,并显示已完成订单。但该消费者表示,她本人并未进行过任何退货或退会员的操作,却收到了海豚家平台告知已成功申请退款的短信。

据媒体报道,疫情期间这种在消费者下单并且支付成功后采取单方“砍单”的行为,在南丁旗舰店、平安好医生、小米有品、多点APP等多个平台都有发生。其中,南丁旗舰店口罩因延期不发货,在投诉平台上累计已获1463件联名投诉。

中消协在针对网购平台“砍单”行为的调查中提到,“有一些商家本身没有货物或囤货待提价,利用消费者购买防护产品的急切心理,不仅诱导消费者下载APP、注册下单、套取消费者个人信息,还以‘运费’等名义扣除消费者资金,明显属于不良营商手法。”

视频网站套路多,超前点播充值忙

2019年底,古装剧《庆余年》爆火,但也让其播出平台——爱奇艺的“付费超前点播”模式被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一般情况下,爱奇艺的VIP会员可以比免费用户多看6集电视剧。但是在“付费超前点播”模式下,即便是VIP会员也需要支付50元来购买超前点播的权利。之后爱奇艺改变了“超前点播”的游戏规则,但是VIP用户仍然需要按照每集3元的价格进行点播。

爱奇艺的做法引起了VIP用户的不满,爱奇艺黄金会员吴某认为“付费超前点播”侵犯了他的合法权益,并将其起诉至北京互联网法院。

6月2日,北京互联网法院云上法庭对该案件做出一审判决,法院认为爱奇艺平台存在“单方变更合同条款”、损害黄金VIP会员的提前观剧权益的行为,因此,认定爱奇艺向原告吴某连续15日提供爱奇艺平台“黄金VIP会员”权益,并赔偿原告吴某公证费损失1500元。

法律学者吴真晗认为,这起诉讼纠纷表面上是个体诉讼纠纷,实际上是消费者与企业平台的角力。与平台相比,广大用户处于更为弱势的地位。鲜有用户愿意为了每集3元钱的付费,耗费大量精力和金钱与平台打官司,这也造成了现实中鲜有用户踊跃维权的尴尬局面。

爱奇艺“付费超前点播”案的一审失利,也并未影响视频网站将越来越多剧集开启超前点播模式的做法。

据统计,自2019年暑期档播出的《陈情令》以来,全网已经有超过40部剧集开启了“付费超前点播”模式。今年上半年开播的《龙岭迷窟》《传闻中的陈芊芊》《隐秘的角落》等一波口碑与热度俱佳的剧集,也早被平台加入“付费超前点播”的“菜单”。目前,付费超前点播模式,已经出现常态化的趋势。

长租平台“两头骗”,退租后还得还“租金贷”

今年3月份,青客公寓的众多租客们收到了房主的“逐客令”,房主称长租平台没有及时支付房租、水电等费用,要求收回房子。但是租客再三确认自己自入住以来,都有按时交房租和水电费用。

经媒体了解,房主没有收到房租、水电费用,主要是青客公寓的原因。据青客公寓方面称,由于疫情影响出现资金倒挂,且公司尚未完全复工,因而未能及时向房主支付房租、水电等费用。青客公寓方面表示,正在和房主协商,也在陆续支付房租。

但是,直到7月10日,仍有消费者向黑猫投诉平台反映青客公寓拖欠房费和押金,且“现在客服电话打不通,办公地点撤离,给房管员打电话,房管员告诉青客拖欠工资二个月已经离职。”

事实上,青客公寓不仅让租客们感到委屈,也让房主们感到气愤。

据新京报报道,春节期间,多位房主接到青客公寓打来的电话,青客公寓向房主提出了免租的要求。房主张烨在春节期间先后接到10多个电话,提出要房主每年只付11个月的租金,或者在原有的房租基础上每月减掉1100元,或者月付,再不行就解约。

青客公寓一边按时收取租客房租,一边又要求房主免租的做法,被房主质疑是“两头骗”。

此外,租客在退租后还被要求继续偿还“租金贷”。

据青客公寓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6月,青客公寓与11家金融机构合作提供租金贷,有65.2%的租客使用了租金贷。“租金贷”模式下,与长租平台签订有分期付款租赁合同的金融机构,将房租一次性付给长租公寓公司,租客再按月或者按季度向金融机构还清租房贷款。但在房客提前退租之后,由于贷款未能解除,房客仍然会收到银行的催收短信。并且有租客反映,即便贷款解除后,押金和多余支付的租金也并未归还。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