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尔赫斯的诗句里写着“时间永远分岔,通往无数个未来”。2020经历了暂停重启,未来是否还能变好?需要去问正在创造未来的人。于是,我们来到了北京亦庄,在这个听上去并不怎么时髦的地方,在一家不太高调的科技公司——京东数字科技集团总部大厦内,和六位行事低调的“AI先生”面对面聊了聊。他们个性迥异、幽默风趣,虽然早已实现财富自由,但做起事情却有着一股创业的拼劲儿。他们不仅专业,更有着一颗热忱之心,正如在采访中多次提起的“我想用科技为社会做些什么”。

(京东数字科技集团技术人才天团“Mr.AI”登上《智族GQ》7月刊)

曹鹏 (京东数字科技集团副总裁、技术产品部总经理/机器人产品部总经理)

保持一颗少年心,把我热爱的算法“变”出花样

眉峰带着飒飒英气,眼里盛满大男孩特有的真挚,办公室里放着漫画和手办,即使身居高位,曹鹏骨子里还是那个热血少年,那是一种对梦想的执着和纯粹。每个想征服大海的少年都要从一个港口出发,曹鹏的港口就是他的办公室。他几乎把热爱的一切都放在了这里。曹鹏亲历了京东的萌芽期,半夜组织“月黑风高”半价秒杀,亲自下仓库打包,超前设计电商平台雏形……办公室换了一间又一间,不变的是那颗赤子之心。

我们很好奇,他如何能在工作中找到乐趣?他却说“工作本身为什么不能是乐趣呢?我就特喜欢自己的工作!”即使早就不需要亲自做算法、写代码,他依然会时不时写几段,如果下属“不爱用”,他就会上传到专属空间作为公共代码,为这个行业做些增长性的建设,让他快乐。

“让热爱持续增长,是我们对科技最好的回应。”作为较早投身AI领域的人,他不断把自己的热爱“变”出各种花样,如今带领京东数科一起创变。“职业后遗症”也就这么来了:“我爱看科幻电影,但肯定是忍不住要挑Bug的。”曹鹏笑道,“现实和电影不一样,我们的团队也的确做到了,把想象变成现实。”这几年大热的AI养猪,已经可以做到“猪脸识别”投喂饲料;温控、湿控、计数都可以交给巡检机器人;疫情期间配合医院的特殊科室,尝试投用了可以送药、巡检、记录病人情况的病房机器人……但起初,没有人知道结果会怎样,因为行业里没有先例,不能去“效仿”,“我们也遇到过无数困难,就像在黑暗中不断探索,理想是唯一说服自己坚持下去的理由。好在,结果是好的,AI真的帮到了人们的工作和生活,一切都值得。”

“未来很近。”曹鹏依然很坚定。这些通过算法实现的成果,在未来3-5年,就会出现在各式各样的生活场景中。“机器人将负担起机械化、重复性的、具有危险性的劳动。这会让我们有机会去做更重要、更高阶的思考。”AI实用化,无疑会带来效率增长和产能增长,会让更多未知的新兴行业应运而生,催化未来的发生。

程建波 (京东数字科技集团副总裁、风险管理中心总经理)

都说我对自己狠?做风险的要的就是这股“劲儿”

认识程建波的人都知道他很自律,这不是天赋,不是本能,而是不断修为。他是个“大脑转起来就停不住的人”,他似乎早已习惯了对自己“狠”,“逼”自己去做决定。语速快,观点鲜明,视角高远,和他谈话,像是被他拽着跑一场百米赛跑,每一句、每一秒都有激昂向前的“冲刺感”。程建波的关键词只有三个:工作、读书、健身。工作要拼尽全力,从传统思维中突围。读历史要融汇观点,才能照见现实,辩证思考。健身要持之以恒,让自己保持一种不断向上突破极限的状态。

不论是思考还是行动,他始终快人一步。几年前,在传统金融领域工作多年的程建波,意外地选择了另一种职业跑道——不必再每天西装革履跻身写字楼,而是穿着牛仔和T恤来到了互联网公司,做新金融业务,还是别人“不敢碰”的风控。“第一步不踏出去,就不会知道外面的世界。不做,永远都不知道能不能行。” 金融风险是在不确定中寻找确定性,更底层其实是管理人性。但前提是,你本身就是一个能诚实面对自我良知的人,“这就像手术台上的医生,要做决策,手术刀下去面对的就是病人的生命。”从一条业务线副总监再到如今的数科副总裁,管理全数科大风险业务,跨界出圈和职场飞升都是表象,程建波靠的不是幸运,而是“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再坚持一下”的劲儿。

程建波说:“就像手表需要校准,金融风险也需要被调整到适合时代发展的精度上,我们在业内率先使用AI智能风控取代人工,效率更高,也让更多人群得到普惠金融服务,这就是科技为我们带来的真实增长。”未来,风险与机遇相伴。在变革中增长,不只是帮助某个产品、某种服务增长,而是逐步裂变、推进,让公平继续扩散,让普惠持续增长。

郑宇 (京东数字科技集团副总裁、智能城市部总经理)

国际学术成就也好,与扎克伯格“同框”也好,我只想为女儿建一座AI未来城

都说理工男是吃逻辑长大的,只懂数据不懂浪漫。在郑宇这里,这个伪命题被彻底撕碎。身为京东数科首席数据科学家的郑宇,有着与生俱来的领悟力和艺术天赋:跳国标达到竞赛水平,绘画和音乐也是兴趣爱好……看起来和工作毫无关联的特长,让他拥有了难得的“感”和想象力。面对城市计算这个交叉学科,艺术与技术的搭建起一座桥梁,让他放纵想象力去驰骋,总有想象不到的创意涌现。

从《MIT科技评论》全球杰出青年创新者,到《财富》认证的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从微软研究院到京东数科,他不断推动着中国城市计算这个全新领域的发展。用郑宇自己的话来说,他所设计的智能城市是一座座“未来城”:“每个城市都需要一个‘操作系统’,才能注入有趣的灵魂。”人,才是这座城市的中心,每个人生活中的方方面面都将被列入城市计算的视野,通过这种多层级大数据的收集分析、人工智能技术为基础,去实现“多数据多任务”的系统,让城市能自主学习、思考,配合人的习惯去规划自己的发展,并不断进化,让居住的人们能更加轻松、便捷。在“未来城”,你甚至可以“预见”到哪里5分钟后会拥堵,哪里在5年后会需要新建一所小学……这些在很多人眼中几乎是闻所未闻的“幻想”,都被郑宇和他所带领的团队逐步实现,筑就新的未来。

作为“未来城”的幕后工作者,走在街上也不会有人感谢你为这座城市的变化做了什么,但提到工作中的成就感,这位温柔奶爸嘴角上扬:“我想让女儿为我骄傲。我能指着这个城市里的机场、游乐场,跟她说,这是你爸爸做的!”郑宇眼中的未来是有温度的,“想为未来建构一座又一座有思维的城市。让自己的孩子和更多的孩子,享受到更好的未来。”让智能蔓延到每个城市,让爱与幸福加速增长。

徐叶润 (京东数字科技集团副总裁、资管科技部总经理)

从数学到金融,从华尔街到北京,人生就是要爱“折腾”

徐叶润的经历精彩到可以去拍一部电影。16岁考上复旦大学,因为“当时考试很简单”,又觉得“数学最简单”就选了数学系,他的语气轻松平常得仿佛是在闲话家常、讨论天气。当发现我们惊诧的眼神,他耐心解释:“物理化学都要做实验的,数学就简单了,不需要泡在实验室。”当被我们开始仰望视角观察他的时候,他说的不是自己当年的成绩,而是回忆起复旦校园里夏夜抓蟋蟀的故事,“结果被巡夜的保安队抓了去,害得班主任半夜领人”,说到这里,他像孩子似的笑了。

如果说彼得潘的“永无岛”是大人幻想的乐园、孩子们的梦想,那么数学就是徐叶润的“Neverland”。复旦毕业后,徐叶润去美国继续深造。数学专业读到博士后,他突然对金融数学产生了兴趣,刚好遇到名列华尔街TOP5的投资银行“雷曼兄弟”需要做些并行计算相关的研究,算是一份“周日兼职”。和清一色的博士一起,徐叶润的工作就是从点滴开始,通过搭建技术框架、量化模型、优化业务流程,帮助雷曼兄弟固定收益部门提高计算效率、提升风控能力、扩充资产规模。而后,从一份兼职做到华尔街屈指可数的华人董事总经理,又到日本工作数年,金光闪闪的经历,在他看来只是在做自己感兴趣的“用数学解决金融问题”。

敢想、敢做、敢为先,就是徐叶润的真实写照。“数学很严谨,让我跨领域去构筑资管科技平台。”在他眼中,所有资本都是数字,只要是数字就会“听他的”。他说人生就是“折腾”,因为只有不断挑战,才会有新增长。之所以回到祖国,也是因为看好中国,因为更多的增长必将在中国发生。“未知”带来更多值得开采的可能性,在京东数科这个给予创新、创造以无限宽广空间的平台,他对自己正在开拓的全新领域充满信心:这是可以直接服务金融行业的平台,将越来越多的投资和交易数据交由AI来处理,当未来更多年轻人打算在金融领域创业的时候,就不需要再为建立平台而付出巨大成本,可以直接入场,“智能化赚钱”,让效率、效益都得到增长。

薄列峰 (京东数字科技集团AI实验室首席科学家)

站在硅谷前沿,我想给AI一颗温暖的“心”

对于京东数科AI“男团”的采访,几乎都是在他们自己的办公区完成,除了薄列峰。在美国硅谷的他,因疫情影响,进行了视频采访。摄像头前的他,一点都不像美剧里严肃刻板的华裔科学家。挂着和煦的笑容,仿佛大学里的亲切学长。

身处“科技的宇宙中心”硅谷,他的AI实验室已经达到了世界前沿的水平,而讲起其中正在发生的“奇迹”,他没有过多修辞,更多地是细致地描述,那感觉像是在讲述一部即将上映的科幻大片。他的实验室是live而不是laboratory,里面没有“具体”工具,计算机充当未来的培养皿,人工智能算法通过软件来模拟、建模来实验各种功能,实现关于未来的种种想法。从机器学习到深度学习,还有语音识别与合成,再到计算机视觉、自然语言技术、人脸识别、虚拟数字人……薄列峰如数家珍。

“人可以做到的一些简单重复性的劳动,人工智能都可以。人工智能会改变生活,是可以给未来带来希望的。”他描述的未来里,科技和人工智能都有了前所未有的“温度”——人类可以拥有“就像是懂得如何爱”的机器人,它不仅可以帮我们解决实际的问题,更可以“家庭化”、日常化,它将会陪伴孩子长大,记录下孩子的所有经历、语言,理解他的行为模式和想法,了解他的好恶,经过这种长久陪伴,甚至可以“比你自己更理解你”。它能产生自己的个性和行为模式去感知你,通过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判断出你需要什么,在你需要的时候,给你一个恰如其分的拥抱……从他讲述的故事里,我们看到的未来,而是一个更富人情味的时空,而这一切并不遥远,脑海里的想象终将会直接照进我们的生活中。

“每5年将有一个变革,这种变革不是突然发生的,而是慢慢进入生活的,当我们每个人都看到它,生活已经被彻底改变。”如他所言,科技不是冰冷的,而是温暖、鲜活的,能够让爱增长。

吴雪军 (京东数字科技集团副总裁、数字营销生态部首席数据科学家)

我喜欢和自己较劲,喜欢一分胜负,我希望用创业思维改变广告行业

沉稳、内敛,还带着一丝冷峻,这是吴雪军给人的第一印象。他有着实干家特有的“显性特征”,没想到的是聊起来却又是另一番模样。对他感兴趣的话题,他会满眼闪着亮晶晶的光,他说从上大学时起就喜欢网球,并不是因为什么体育精神或者要锻炼,只是因为迷恋这游戏中的对抗性。一颗球被抛起来、打出去,再被击回来、抽回去,你来我往,只是为了一决胜负,这种“较劲儿”的状态,像极了在看来已成定局的领域中,再去开拓新的战场,互联网营销的战场正是如此。

“都说传统广告不行了,我偏要“玩”点不一样的。”与其说是一种倔强,倒不如说,他把“竞争”和“较劲”视为自己的生活方式,将偏爱挑战的心,藏在内向沉静的外表之下。在吴雪军看来,人生就是要这样,任何事,都要打破僵局,去争个胜负高低。特别是在需要创意和想象力的广告行业,激发创造力,也是需要假想敌的,不是和别人去分输赢,而是要和自己定胜负,不断挑战思维的瓶颈,让创意萌生、增长,去突破边界、打破局限。

在他的概念里,“广告”并不是常规认知,而是一个以AI科技突破想象力的新型开创性领域,是有趣、有内容的:“广告的本意并非是打扰,而是通过有趣的内容,来承载并提供有效信息。”吴雪军用超前的意识结合自己的研发经验,完全颠覆了广告的固有形态。他所做的努力,将会在几年之内逐步实现:人们会爱看广告,因为传统的广告将“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会渗透生活各个场景中的个性化服务和内容。广告也可以游戏、可以互动,甚至是懂你需求的内容。你在机场候机的时候,会有目的地相关的资讯“弹”出来;你在健身房健身的时候,也会有你感兴趣的健身相关的内容,为你提供有用的信息;广告,已经不再是逛街路上的一次次打扰。

借力于科技的发展,让兴趣发生,让喜悦增长。让生活变得有趣,这才是未来的意义。

结语:有理想的人,需要一个舞台,才能拥抱更伟大的未来。京东数科这家公司,就是这六位Mr.AI的舞台。这个开拓创业型的公司,很难用单一的语言去定义,但通过他们的故事,我们强烈感受到,它一直站在科技的前端,拥有无限的可能性和包容性,每一位Mr.AI,都在以全部的热情和创意,去把想象中的未来逐一实现。从一点微光,到星海辽阔,从理想燃烧,到未来炙热,这让我们坚信:2020,会更好!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