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哭,愤怒图片来自“123rf.com.cn”

【编者按】小贷公司被归为非金融类,这种定位使得其无法像银行一样有揽储的功能,但是作为一家小贷公司,做的事儿就是找到优质资产然后把资金贷出去,由于不掌握资金的定价权,步步受制于人,即使有的小贷公司有优质的资产也是空怅惘。

本文转载自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包慧,原文题目《小贷公司致命伤:资金饥渴、融资难双剑齐下》,亿欧编辑整理,供行业内人士参考。


由于非金融企业身份定位,“只贷不存”的小贷公司资金来源问题一直是制约其发展的瓶颈。

囿于政策所限,小贷公司几乎没有杠杆或者说杠杆非常低。以浙江为例,浙江小贷公司的融资杠杆率不过1倍。

在杠杆率受到严格限制的背后,包括银行信贷、发债和上市等小贷公司多种融资渠道也在被堵塞。在这两方面的夹击之下,小贷行业发展受到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

小贷公司

成银行“刚性禁入行业”

据多位小贷行业人士透露,银行本来就对小贷公司贷款利率定价偏高,通常在基准贷款利率上浮30%甚至更高。从2016年开始,很多银行又把小贷公司列为禁入的行业,导致优质的小贷公司也无法从银行获取资金,而银行的信贷原本是小贷公司相对主要、低廉的融资渠道。

一位国有大行的支行行长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年初有家比较优质的小贷公司申请一笔贷款,提供了其控股大股东的现金存单抵押,存单的额度远超过其融资的额度,该笔贷款申请在当地省分行过了,但到总行依然被打了回来。原因是2016年开始,该行总行将小贷行业刚性列入禁入的行业。“我们也很无奈,明明是笔稳赚不赔的生意。”

部分嗅觉敏感的银行,早在2014年就开始了收紧对小贷公司的贷款准入条件,虽然没有明确说断贷,但贷款条件明显比以前更为严苛。

杭州市小贷协会会长、理想小贷总经理唐新民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承,虽然公司发展一直不错,但资金瓶颈仍然是一直以来的最大困惑。“公司在资产端开发了很多有竞争力的创新产品,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在负债端。”

2016年,某国有大行收回了对理想小贷两亿多的贷款,尽管浙江分行并不认为理想小贷有潜在风险,但总行的一刀切政策没有商量的余地。“没办法,我们只好全部还掉了,现在理想小贷还有6.7亿的资本全部都是自有资金,但是这个钱完全跟不上公司发展的需求。”唐新民表示。

一方面是资产荒,一方面又不认可优质小贷公司的资产,使得小贷公司定向债和ABS的发行也变得很艰难。“鉴于我们多年稳健经营,省金融办希望我们能作为线下小贷公司的代表在沪深交易所市场发债,但目前的大环境下,这些渠道都变得比以前要困难。”唐新民表示。

曲线上市渠道堵了

因为A股融资渠道不畅,目前尚无一家小贷公司在A股挂牌。少数的小贷公司转向港股,更多的小贷公司囿于资格所限只能无奈转向新三板挂牌,但现在即使新三板的渠道也被堵住了。

类金融企业(对“一行三会”监管外的金融类企业的统称)挂牌新三板在去年年初被叫停后,股转公司又严格限制了此类企业的融资,导致已挂牌小贷公司借此融资的难度加大;此外,由于经济环境持续低迷,小贷公司业绩也不乐观,业内人士预计小贷公司“撤退”新三板的现象也将增多。

截至目前已有三家挂牌小贷公司陆续选择终止股票挂牌,包括佳和小贷、三花小贷和通源小贷。

如何破除小贷公司的发展困境,唐新民从三方面提出了自己的建议。他认为首先应该明确,给予小贷公司正身。至于什么身份,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肯定不是继续试点。要给一个明确的定位,不一定是金融机构,可以是持有有限金融牌照的放贷金融机构。既然是金融机构,就要允许负债经营,能够有一定的杠杆率,这也是一个基本条件,所以小贷公司不能吸储但可以发债。

其次,应该建立配套机制,比如相应的担保基金体系。对于优秀的小贷公司还要允许跨地域规模化经营,可以申请全国牌照。

最后,就小贷公司自身来说,面临着商业模式的改善和转型。小贷公司应该明确自己到底是为谁服务,是跟谁在竞争。是跟银行竞争还是要做一些细分市场的客户,是否能为普惠金融创造出新的价值。

推荐阅读:

坏账率居高不下拖累上市公司业绩,传统小贷模式穷途末路?

网贷不行做小贷,监管套利之下,互金从业者猫捉老鼠的游戏快结束了

上一篇: 七大问题带你了解2016民营中医诊所!
下一篇: 2017医药行业投资研究报告,深度解析医药行业投资策略

让AI落地产业才能产生价值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