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还未结束,餐饮业始终难安。4月10日,由广东省餐饮协会发布的《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直指美团的佣金问题。该交涉函认为,美团向美团商家收取高额的佣金,有新开的餐饮商家甚至收佣比例高达26%,已经达到了商户承受的极限。餐饮协会在交涉函中对美团提出直接减免疫情期间整个广东省餐饮商户的外卖服务佣金5%以上的要求。

美团于4月13日也作出了公开回应,有两个数据值得关注:第一,成立五年美团外卖一直在亏损,即便去年盈亏平衡,利润也很微薄,2019Q4的每单利润不到2毛钱;第二,2019年美团八成以上的商家佣金基本维持在10%-20%之间。

疫情肆虐之下,餐饮外卖商家和美团等外卖平台相互支撑,生存关系完全绑定。以这种现状来看,强行降佣的背后,还存在很多的风险和未知数。

佣金的真实情况究竟几何?

针对交涉函的指控,美团在回应中提到平台八成以上商家的佣金比例基本维持在10%-20%之间,其实已经否认了交涉函中的极端说法。

美团在3月份还推出了一份旨在帮助餐饮商家复工复产的“春风计划”,针对餐饮企业启动佣金返还计划,对于经营情况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商户,按不低于3%—5%的比例返还外卖佣金。由此看来,餐饮商家实际的佣金其实已经比较低。

其次,绝大部分商家对平台佣金存在误解。其实外卖平台佣金由三项资费组成,分别为平台使用费、技术服务费和配送服务费。其中,配送服务费就占到佣金的80%。如果商家不选择配送服务费而自行解决配送,几乎所有商家佣金立刻可以减少到个位数,可能会低于5%。

强行要求调整佣金,对于美团而言,无疑是一个两难的决定。一边关乎数百万骑手的利益,另一边关乎数百万商家的利益,手心手背都是肉。

强行降佣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

反过来看,降佣真能解决餐饮企业的问题吗?从现实角度来看,并不能。具体来说:

首先,外卖配送才是外卖佣金支出的大头(超过了80%)。而外卖佣金多半给了外卖骑手用于支付提成和基础薪资等,倘若强行降佣,那么骑手可能会大量流失,配送迟滞造成用户体验下滑,良性的外卖行业生态也就难以为继了。

而这对商家而言,显然得不偿失。毕竟对商家而言,最重要的是平台给提供的流量和订单。而一旦用户体验下滑,最终损害的只能是商家利益。

其次,外卖佣金是弹性变动的。外卖平台的佣金是按业务量弹性增减,佣金的产生也是和配送服务联系在一起的弹性费用。商户不营业、不在平台上产生交易就不收取,有交易时收费则跟单量挂钩。因此,在疫情期间,很多外卖商户不营业就没有佣金的支出。

对于外卖商家而言,疫情期间依旧有订单,并且通过外卖覆盖其人力成本、房租成本等固定成本,才是关键。假如一家餐饮企业在平台上一天仅有四五单外卖,这些硬性成本几乎不可能被覆盖。此种情形之下,即使没有佣金,这样的企业依旧很难生存。可见,强行降佣并不解决实际问题。

当下更重要的是商家跟平台精诚合作

在疫情期间,作为外卖平台美团同样受损严重,但为了帮助平台商家恢复生产,仍然发起了“春风行动”,坚持与商户站在同一阵线,共同抗疫。

美团和餐饮企业谁也离不开谁,当下共同合作才有出路。一方面美团离不开商家,因此美团一直致力于帮助餐饮企业恢复生产,推出了包含返佣、联合银行发放贷款等系列措施,帮助商家走出困境;另一方面,商家也离不开美团,当前餐饮业尚未完全恢复,很多餐饮商家的收入很大部分需要外卖的支持。

实际上,美团也很愿意与商家共克时艰。美团今日在回应公告中表示,今年将与全国商户开展恳谈会,努力帮助300万商户活下去、活得更好。

由此看来,强行降低佣金并非明智之举。骑手作为外卖平台与餐饮企业必不可少的一环,降佣首先可能会损害骑手的利益,导致骑手减少,最终也将影响到普通用户的餐饮体验,继而最终影响商户的利益,不利于整个餐饮行业的健康发展。

更紧密的合作,才是商家和美团的唯一出路。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