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盒马宣布放弃前置仓盒马小站业务,全面押注盒马mini。

截止到今年3月,盒马mini只在上海开了6家门店,而盒马小站在全国各地已经开了70多家。

要知道,受新冠疫情的影响,像叮咚买菜、每日优鲜这类前置仓收获了大批新用户,迎来了一个新的“春天”。同样作为前置仓的盒马小站,按道理应该也发展得不错,为什么就这样被“亲生爸爸”抛弃了呢?

实际上,前置仓并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省钱”。

作为配送仓储,虽然前置仓不需要门店,选址门槛小,投入低,但是只做外送,导致它无法承担线下门店的引流功能。只有不断促销、不断烧钱、不断拉新,才能维持一定的销量。

所以,目前大多数前置仓模式还处在“卖一单,亏一单”的烧钱状态。据说即使是每日优鲜、叮咚买菜这样的头部企业,店铺每日订单量也就只有2000单左右,无法逃出这个“烧钱黑洞”的魔掌。融资数亿又有何用?盈利遥遥无期。

相比而言,定位一二线城市郊区、仓店一体、小而精的社区超市(mini店)就不一样了。

以盒马mini为例。某种程度上来说,你可以把盒马mini理解为升级版的全家或711。不同的地方在于,盒马mini有生鲜、水果、蔬菜、熟食,线上配送占比高达50%,你的一日三餐所有需求都可以在盒马mini解决。

盒马鲜生、菜市场的辐射范围可能有3公里,而盒马mini只有1.5公里,配送距离缩短了,配送效率提高了。店铺既是门店又是仓库,库存消耗加快了,产品新鲜程度更有保障了,既解决了门店引流的问题,又提高了客户粘性。

这一石N鸟的操作谁不心动?

根据招商零售联合盒马发布的研报显示,在盒马鲜生同样的技术和商品供应链支持下,相比前置仓的盒马小站,盒马mini基于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模式优势,体现出更好的服务能力和盈利能力。

数据显示,由于多了线下门店体验,盒马mini的次月留存率是小站的一倍,履约成本也小一半;由于mini门店新客大部分来自于门店转化,人均拉新成本是小站的1/4;门店促清的效果大于纯线上,盒马mini的损耗率也比小站低了近一倍,因为损耗低,所以商品品类也几乎是后者的一倍。综上所述,盒马mini的平均每单的净利润率要比小站高15%,前者最快3个月就能盈利,而盒马小站在疫情之前基本上是亏损状态。

事实上,除了盒马mini之外,永辉、沃尔玛、苏宁、大润发也早就开启了mini店的试水之路。2019年永辉超市一共开了500多家mini店,保守估计一年营业收入20亿。“沃尔玛到家”业务去年平均月销售增长超过60%,宣布未来10年要投80个亿,大举进军社区生鲜行业。

有人说,mini店将是生鲜行业的“终极模式”。虽然现在下这个结论还有点为时过早,但从各大巨头的布局和竞争来看,围绕mini店展开的一番血雨腥风的厮杀是不可避免了。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