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七只小狼

据观察者网报道,美国政府网站之一《联邦纪事》在2月14日发布了一则公告,称美国以《伊朗、朝鲜和叙利亚不扩散法案》为由,对开拓精密仪器制造有限责任公司、武汉三江进出口有限公司等6家中国企业、3家俄罗斯企业、1家伊拉克企业、1家土耳其企业及2名个人实施了制裁。

(图源:《联邦纪事》)

这份公告显示,从2月3日起,除国务卿另有决定外,美国政府的任何部门或机构不得获得或签订任何合同,从这些外国人处采购任何货物、技术或服务;也不得向其提供任何援助,后者没有资格参加美国政府的任何援助计划;同时也不允许美国政府向这些外国人出售美国军需物品清单上的任何物品。

这并不是美国第一次在《伊朗、朝鲜和叙利亚不扩散法案》上针对中国企业做文章。

《伊朗、朝鲜和叙利亚不扩散法》由《伊朗不扩散法》 演化而来,后者于2000年出台,2005 年扩展为《伊朗和叙利亚不扩散法》, 2006年再次扩展为《伊朗、朝鲜和叙利亚不扩散法》。

21世纪美国眼中的“邪恶轴心”

(图源:Youtube)

但早在1991年,就出现了美国对中国实体实施防扩散经济制裁的案例。从2006年该法案实施开始,到2013年,在该法案项下,受到制裁的个人或实体共99个,涉及11个国家,其中受制裁的中国个人或实体多达26个,占26.3%,超过了本法案制裁案例的1/4……随着小布什、奥巴马和美国第45任总统上台,中国企业受制裁的频率越发频繁。

2017年中兴向美国支付8.92亿美元罚款

(图源:《华尔街日报》)

说白了,《伊朗、朝鲜和叙利亚不扩散法》就是披着维护国家安全合法外衣的外交武器和制裁工具,利用法案美国曾多次打击中国高科技企业及俄罗斯航天系统,甚至连自己的盟友也不放过。

自疫情发生以来,我们不能否认有很多美国企业、团体(包括中国留学生、华裔和美国公民)在内在疫情期间通过捐款、捐物和声援等多种方式帮助中国,但美国政府层面在近期的一系列做法着实让人不悦。

美国非政府组织Direct Relief在2月1日

向武汉捐赠一批重达2.5吨的医疗物

(图源:Direct Relief)

疫情初期,美国是最早一批对中国发布旅行禁令的国家,并开出了一张至今没有落地1亿美元的空头支票。

2月14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德国慕尼黑安全会议上大谈“信息安全”,声称华为公司会挑战“民主制度”;2月15日美国媒体又爆料称特朗普政府考虑阻止通用电气公司向中国出口国产大飞机C919使用的LEAP-1C航空发动机,并考虑禁止霍尼韦尔国际公司卖给中国飞机控制系统。

种种迹象不由得让人猜想,美国政府是否有“趁你病要你命”的想法?

针对美国新一轮的制裁,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17日举行的外交部网上例行记者会上表示:

(图源:外交部)

中方已就此事向美方提出严正交涉。中方坚决反对美国援引国内法,对其他国家实施单边制裁和所谓的“长臂管辖”。我们敦促美方立即纠正这种错误做法,撤销所谓的制裁决定。中方一贯致力于加强国际防扩散体系,严格履行防扩散国际义务,并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同各方保持着交流与合作。反观美方,在防扩散等领域执迷于单边主义,动辄实施单边制裁和所谓“长臂管辖”,严重损害别国利益,破坏解决防扩散问题、维护国际和地区和平稳定的国际努力,受到国际社会普遍反对。伊朗核问题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参考资料:

[1]程慧. 美国实施防扩散制裁的实质及应对[J]. 中国经贸导刊,2013(12):31-33.

[2]王峰,许源. 美国导弹防扩散制裁方案的政策研究[J]. 导弹与航天运载技术,2011(03):37-40.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