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把XX往上报一报”、“给二号麦点点关注”……

记得大学期间,每天晚上室友的电脑里都会传出这些声音。作为某主播的忠实粉丝,他一到晚上就会打开YY,进入熟悉的频道,津津有味地看着那位主播在镜头前大声喊麦或者聊天吹水。

于是,寝室中也经常会听到这些对话:

“贤哥(室友的外号),这主播戴的大金链子真的假的啊?”

“必须是真的!“

“你看的这些主播怎么天天谈的都是分分钟几百万上千万的大事儿啊?你们这帮粉丝得刷多少呀?”

“我就看个乐呵,一分钱都没刷过,不过那些土豪是真的狠,一个年度刷出来少说都得几百万。”

那是2013年初。彼时的斗鱼还是ACFUN的生放送,虎牙的前身——YY直播刚上线一年,欢聚时代登陆纳斯达克也不到几个月。今天那些火热的游戏主播、电竞女神们,当时还都在做视频卖肉松饼。

时过境迁,近7年时间过去,室友早已不再沉迷直播,而YY也走到了拐点。

当直播已经成为“往事”

2020年1月11日,YY年度盛典在上海召开。

从2013年1月的首届年度盛典至今,YY的年度盛典也从线上走到了线下。当然,在这期间各路主播们为了冲榜刷出的金额也是越来越高。

如今,类似的年度活动几乎成为各大直播平台的标配,同时也因为越来越高的刷榜金额,逐渐演变成观众和粉丝眼中的“割韭菜”盛宴。

作为YY官方最重要的活动,主办方自然是希望相关内容得到更多的关注,尽可能地出现在人们的朋友圈里。不过,今年的时间点有些不巧:在YY主播走红毯的同时,微博邀请的一众明星们也正好走在微博之夜的红毯上;而B站录播的跨年晚会,依然在网上掀起阵阵余波。

流量和眼球似乎真的不够用了。

虽然明星和当红主播的粉丝略有不同,但无论是从网络声量还是传播效果来看,众多流量明星站台的微博之夜以及B站晚会都让YY的年度盛典略显失色。当然,撞车或许只是一个巧合,但我们不能否认,以YY为代表的秀场类直播确实没有了当初那份高光。曾经红极一时的“喊麦”,也随着大咖天X等一批主播被封禁而陷入了低谷。

直播的光环渐渐消退,曾经默默赚钱的YY也要开始谋划自己的未来了。

诞生于2008年的YY,最早只是作为玩家们玩游戏时的即使语音聊天工具出现。两年后,YY将直播平台上的直播表演商业化,当年营收就达到了3600万元左右。YY开创的观众为主播送礼物的商业模式,也成为后来包括欢聚时代(YY母公司)在内所有直播平台的主要收入方式。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直播服务的营收占比都占据了YY总营收的90%以上。

在移动互联网和直播浪潮的推动之下,欢聚时代稳固了自己的YY直播后,成功拓展了游戏直播第一股——虎牙直播,几乎是踩对了直播领域的所有风口。但是,2016年之后的千播大战也让市场重归理性,如今的直播市场格局也早已告别往日的高速增长。

根据此前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在线直播用户规模为4.56亿人,增长率为14.57%;艾媒预计2019年国内在线直播用户的规模会达到5.01亿人,而增长速度将进一步放缓。

在懂懂笔记和几位资深YY直播粉丝交流时,也能发现热潮过后用户的那份疲倦。有粉丝表示,目前基本上是有空的时候看一看,不再像当初那样每天晚上守在电脑前看主播们互相连麦吹水了;有粉丝称一年前就已经绝缘了,目前只专注网剧。至于原因,要么是看够了,要么是自己喜欢的主播被封。

随着千播大战成为历史,直播的风口逐渐散去,欢聚时代面对的拐点也有些难以把握,它能否再一次站在风口之上?

三大平台全球布局的顿挫感

短视频的崛起,是直播平台不再风光的主要原因。近期抖音公布自己的DAU已经突破4亿,而快手3亿DAU的目标基本上也已经实现。

面对短视频市场的崛起,欢聚时代也曾推出过自己的短视频应用“补刀小视频”,这一模式更类似于快手的应用几乎没有产生任何的浪花,估计很多年轻人也不会记得“补刀小视频”这个名字。

实际上,国内短视频市场抖音、快手已然成势,因此YY在碰壁后迅速做出了调整——进军海外。在YY创始人李学凌的构想中,未来将面临着三大趋势:用户付费化、短视频化和全球化。所以,面对新的市场格局,欢聚时代拿出的应对方法是收购和出海。

2019年3月,欢聚时代宣布完成对海外视频社交平台 BIGO的全资收购,交易总金额约为14.5亿美元。这番大手笔并购的背后,是李学凌对于新增长点的渴望。

重金收购之下,欢聚时代获得了一定的成效。根据App Annie公布的数据显示,Bigo开发与运营的短视频应用Likee为2019年度下载量增长最快的应用程序。而根据欢聚时代的财报显示,截止去年第三季度,Likee的平均移动月活跃访问用户达到1.002亿人,同比增长了413.4%。

当然,获得413.4%这样一个恐怖的增长率,是因为其此前基数相对较小。不过,这也确实值得YY在1月15日为BIGO在新加坡举行一场欢庆盛典了。但是,凡事都有两面性,海外市场的增长也带来了经营的压力,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利润下滑。

根据欢聚时代最新的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公司第三季度净营收为68.82亿元(约合9.63亿美元),同比增长了67.8%。但是,第三季度归属欢聚时代控股权益的净利润只有人民币1.099亿元(约合154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的净利润6.507亿元下滑了83.1%;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下,第三季度归属欢聚时代控股权益的净利润为人民币5.741亿元(约合8030万美元),比去年同期的人民币7.870亿元下滑了27.1%。

净利润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BIGO。

从海外短视频用户量的变化来看,目前Likee平台的MAU为1.002亿,imo嵌入式短视频服务的MAU为有5020万,imo平均移动端MAU为2.12亿。从财报数据可以看到,业绩亏损的BIGO综合列账后导致YY整体收入成本、研发、销售及营销费用的大增,这也是利润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

如果单纯地按“以亏损换用户增长”来看,在海外用户数量出现高速增长的前提下,这样的利润骤减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但是,市场大环境并不乐观。在欢聚时出海的同时,那些在国内难以逾越的竞争对手也早已在海外跑马圈地了。目前,抖音、快手等头部短视频在海外市场的表现更为“生猛”。

2019年9月,快手重启海外业务,开始大量招聘海外技术、产品、设计、审核等相关人员;2017年8月,抖音发布名为Tik Tok的海外版本App,经过两年多的发展,该应用程序已拥有超过 5 亿海外用户。

面对一众“老乡”的攻城略地,欢聚时代很可能会重温其在国内短视频市场的梦魇。这也令欢聚时代希望通过YY、虎牙、BIGO三大平台形成的全球视频社交媒体矩阵布局,产生了顿挫。

对此,相关互联网行业分析师对懂懂笔记表示:“欢聚时代海外用户增长的代价是牺牲利润,从长远来看这样做是有意义的,因为只有拥有足够的用户数量,才能在变现上有更多的想象空间。不过,这种增长绝不能停滞,欢聚时代需要保证长期持续增长,这也其目前最大的挑战。”

该人士同时强调,海外市场非常复杂,每一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完全不同的用户特点,加上不同的政策和监管难度更加明显。“此前TikTok就在多个市场遭遇过不同的程度的处罚。这也间接导致了,短视频平台在全球市场的获客成本未必比国内低,甚至部分国家和地区还要更高。”他补充道,面对竞争对手的发力,YY需要长期的高投入。“但是作为上市公司,如果BIGO长期未能实现盈利,无法给公司带来增益,会在一定程度上打击投资者的信心。”

【结束语】

告别直播时代的红利后,欢聚时代未能踩上短视频这个风口。不希望在国内市场与抖音、快手两大巨头抗衡,其选择了海外市场的“曲线救国”战略。但是欢聚时代的组织能力、全球视频社交媒体平台矩阵及“全球化+AI”的策略,都在面临市场和竞争对手的挑战。YY能否重现当年的高光,能否成功吸引新一代年轻用户(包括海外)的青睐,都值得业界共同去关注。

——————————————————————————————————

微信关注公众号“懂懂笔记”每天第一时间为您奉上最新最热的科技圈资讯~

多年财经媒体经历,业内资深分析人士,圈中好友众多,信息丰富,观点独到。

发布各大自媒体平台,覆盖百万读者。

《小米生态链战地笔记》、《微信思维》、《微信力量》三本畅销书的作者。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