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人在网贷里发家致富,有的人在网贷里生死轮回。一样的投资,不一样的人生。

 

时隔9年,行业在经历了过山车似的发展之后,终于在政策的利剑之下开始整改。

 

投资人一边谨慎出手,一边战战兢兢,网贷江湖,演绎着不同的你我。

 

在国企呆过的小伙伴都会熟记这么两句话,一句话形容工作心态:上班风都吹得倒,下班狗都追不到;一句形容职场:领导一声吼,员工累成狗。而现在的网贷行业,似乎正在经历着“领导一声吼”的尴尬。

 

昨日晚间一份北京监管部门下发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事实认定及整改要求》的通知书流出。从细则的内容来看,号称史上最严不足为过。在这份文件里,这些关键点成为了不少投资人和行业人关注的对象:设立风险保证金、准备金、备付金等提供担保,禁止校园贷、不允许网页有理财和预期收益率字样,以及P2P+金交所模式,全部被叫停。

 

对于监管细则: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投资过信托的小伙伴,应该都会有这样的经历:当你走进信托公司的时候,信托公司的员工都会给你介绍:我们是XX国资旗下的信托公司,我们是XX上市公司旗下的信托公司……,内心的优越感溢于言表。

 

回首信托之乱,最后我们发现活下来的基本都不是草根系,在商业的世界里,一直都是草根开路,负责创新、挖掘新的模式,而资本负责收割。

 

前几年红火的uber和滴滴,以及近期如日中天的OFO和摩拜,不一样的行业,却都在上演着相似的剧情。在天朝的世界里,政策基本以保护权贵和利益集团为核心。

 

不少人担心,北京这一整改通知要求,也许会成为全国风向标。在探长看来,应以各地政策落地文件为准,切不可张冠李戴,不排除未来,也许会出一系列补充协议,来释放这个行业的空间,也不无可能。

 

历经9年的行业,现在正面临着政策给资本开路的尴尬——扫荡草根,资本进局。

 

对于投资人:不慌不张,谨慎对待。

 

有的人说:没有风险保证金了,我们的安全谁来保障?平台不允许提供担保了,我们还怎么投资?赚的白菜钱,操的白粉心,以后我不玩网贷了…….以此种种疑问,在北京细则出台之后,绵延不断。

 

恐慌、不冷静、伸手党,在探长以前的文章里,就有分析过此类投资人。这样的人,其实是不适合投资网贷的。有个地方需要注意,从北京的这一整改通知看,P2N模式和资产包模式基本面临着破产,而这种模式破产背后的逻辑,我们应该知道其本质。

 

纵观前几年小贷、担保行业以及近几年的发展情况来看,苦不堪言,苟延残喘算是其最真实的写照,以小贷担保业务最具代表性的重庆为例,当地的小贷公司200多家,但是其中70%以上目前已经成为僵尸企业,因此在前几年无监管无要求以及网贷平台“电商式发展”的前置条件下,网贷平台和这些传统的金融机构一拍即合。然而,理想很丰满,事实却是这些传统金融机构将自己的风险,直接转嫁给了网贷平台,导致平台资金链紧张甚者断裂甚至死亡。

 

诚如大家知道的被河北融投坑惨了的积木盒子和易九金融,算得上是这个模式下最大的牺牲者。那么北京监管层禁止此项合作,其实就是遏制这些垃圾金融机构将风险进行传递,以此来保证投资人的安全。

 

因此,探长认为,投资人没必要恐慌。合规之路必然伴随波折,但未来也许会更好,黎明前的黑暗是每一个行业蜕变升华必须经历的过程。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回答一下最近小伙伴咨询的比较多的一个问题——没有银行存管的平台,是不是就不安全?在探长的投资人群里,很多小伙伴都在探讨这个问题。

 

在这里,顺便做个统一回答吧。银行存管对于平台并不是充分必要条件(充要条件),政府白名单才是充要条件。

 

在今年的合规大考里,银行存管成为了大家最为关注的话题,因此有银行存管的平台借势营销,风生水起。但是,在探长看来,这也许又是平台玩的一种变相增信措施。前段时间北京对一批平台进行合规整改约谈,其中不少平台已经上线了银行存管,然而,在监管机构眼里他们并没有合规。这件事情告诉了我们一个逻辑,平台能不能活下去,政府白名单是核心标准,而你所关注的ICP备案,银行存管,只是一种商业行为,并不能代表他就是合理合规,不会被整改甚者直接停业。

 

写在最后:每一次政策出来,都会有各种解读,纷纷扰扰,也不乏一些标题党,不管怎样,希望各位投友学会用理性之心去看待吧,切不可人云亦云,风吹墙倒!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