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9 伦敦有雾

在每一个清晨,阿飞习惯在起床后打开窗。

空气里有雨后的青草味,留学生宿舍外已经有学生上下楼的脚步声。

虽然英文还不错,但这毕竟不是熟悉的乡音,他莫名的开始有些思乡。

和所有的留学生一样,忍受“孤独”——是绕不开的一课。

Cranfield University是一所充满工业气质的学校,每天走在校园里,与每一位穿着差不多的格子衫,充满着“学术气质”的人们擦肩而过。

六小时上课,六小时课后作业与延展阅读,写论文。他如所有从国内考来这所名校的学生一样保持着“优秀的习惯”。

在课程上理解起来快很多,每逢考试总是给中国&外国同学开辅导,适当社交,日子便是如此循环往复,一直向前过着。

或许,只有在健身房挥汗如雨的时候,在手握哑铃枯燥上下来回的瞬间,在情绪的碎片里,阿飞感觉到了对这种规律生活的不适感。

——这好像并不是他想要的人生。

2004.9 丽水雨后

阿飞长在江南烟雨中,父母是勤勤恳恳的公务员,是大众定义里的书香门第。

因父母工作繁忙,阿飞从初中开始便上着寄宿学校,只在每周末回家,他学着电视杂志里的年轻艺人,把头发吹的翘起来,看起来很时髦。

他妈总觉得每周他回到家都换了个样子,每当提出质疑,总被阿飞的老爸制止。

“孩子喜欢,你不要管”

开放的家庭环境,让阿飞早早的接触到了网络世界,并爱上了一款名叫《梦幻西游》的游戏。

在一个周五,他和同学一起相约去网吧包夜,战斗到天亮。

而此时的爸爸正开车去学校,接自己一周未见的儿子回家。

于是那天,阿飞的爸爸并没有接到他。

围观了事情全程的表弟登录梦幻,“阿飞,你爸喊你回家。”

2015.5 时差0小时

曾经一起网吧包夜的小伙伴告诉阿飞,你最喜欢的《梦幻》出手游了,要不要回来玩。

在健身房枯燥撸铁的阿飞擦了擦额头的汗,举着手机满楼找WIFI。

下载了《梦幻手游》。

他看见熟悉的登录框,想起很多年前,妈妈总碎碎念自己少玩点游戏吧,而那会儿的他还不知道自己会离家这么远。

游戏很熟悉,操作起来很流畅,很快,他就在游戏中小有成就。

当身边的好友越来越多,他开始忘记了“孤独”这件事情。

因时差的原因,等待朋友们的回复往往要过一天。

在《梦幻手游》里,他好像又回到了无时差的时候。

每一次登录,都会有好友跟他说一句。

“阿飞,你上线啦!”

2015.9 最正确的选项

英国虽好,阿飞还是提着行李决定回国。

玩《梦幻》的日子加深了阿飞的思乡情。他对英国本就若有若无的情感终究被游戏里浓厚的友情氛围一点点消解。

从英国留学回来后,父母希望他找体制内的工作,而这一类工作,往往有着较长的等待时间。

在这时而漫长时而紧促的等待时间里,阿飞就待在房间里玩《梦幻西游》手游。

玩久了,对一些玩法有所心得,理科出身的阿飞开始自然而然写起玩家攻略,发布在网易游戏论坛上。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进行内容创作的阿飞,凭着理科生的逻辑思维以及发自内心对梦幻的热爱写出来的攻略收服了许多玩家,渐渐也小有名气。

好消息也随之而来,他拿到了上汽的offer。

这好像,是个最正确的选项。

他进入上海一汽车,成为了一名物流方案策划工程师。

2016.9 最想去的地方

对于优等生来说,保持优秀是很容易的事情。

公司十分器重阿飞,经常将一些大项目委派给他。

朝九晚五,每天下班之后还可以玩玩梦幻,写写攻略,别提多惬意。

有时候,他会回忆起伦敦清晨的雾,缭绕朦胧,让人感到极大的“不确定感”。

他终于承认,这看来最正确的选项,却并没给他带来安全感。

如果20年后,他依然是这样的工作状态,这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思来想去,他想让工作多一样东西——激情,而最喜欢的游戏可以承载起来。

还未找到纷扰情绪的出口,公司新的任务已经安排,公司准备将一个赴美的合作项目交到阿飞手中。

这本是一个其他同事梦寐以求的好机会,阿飞却慌了,为了不占用公司资源,避免在项目执行期间草草离开,他选择放弃这次机会并提前离职。

“我知道我想去的是哪里了。”——阿飞站在上汽的门口,给在丽水的父母打了个电话。

2018.12 一直往南方开

“我似曾闻见鲜花在盛放,那是燎原星星的光亮。”

从上海到广州的路途中,阿飞一直听着痛仰的《公路之歌》。

他将抵达一座完全陌生的城市,是他魂牵梦萦中的永无乡。

在他国企工作的两年中,他还有着另一个身份——《梦幻手游》的内容创作者。

经过内推,阿飞斩获网易游戏offer,终于圆梦。

少年的征途仿佛已到终点?不,一切才刚开始。

他开始负责在“网易大神”APP上更新几个栏目内容、一些游戏工具等,吸引玩家在游戏外的时间浏览梦幻相关内容,增强玩家与梦幻的联系。

2019.9 少年心气

“做内容是一件长期的事情,因为你很难说有什么直接收益是它带来的,它不像游戏能直接充钱赚钱。”

坐在网易大厦中接受采访的阿飞望向窗外,窗外阳光正好,没有伦敦的浓雾。

“梦幻手游的游戏体量是可以的,但目前还有许多年轻人对这个游戏的了解不够多。”

那只能在内容上做一些突破,扩大梦幻的影响力与接受度。

“但我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游戏,它应该被更多人看到。”

阿飞挠挠头,时常加班熬夜,让他的发际线越来越高,已经不再是当初学着艺人做发型的少年。可他心中,却依然有着少年心气。

他的话并不多,谈到游戏时却滔滔不绝。

“当你真的喜欢一样东西,对它足够了解之后,你就会思考,脑袋里就会有很多‘储蓄’,自然而然地表达出来。”

内向的他,也在游戏里遇到了自己现在的女友。

2020 未完待续

《梦幻手游》常被调侃为交友利器,阿飞也不例外。

他与同是游戏玩家的女友相遇,一样的成长背景,一样的留学经历,让他们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

终于,在阿飞鼓足勇气后,女生从好友,变成了女友。

有着共同的爱好,便不会出现俗套剧情中的“男友总是打游戏不理我怎么办。”

也不会出现“我和游戏哪个更重要”。

他们谈梦幻,谈生活,也谈着未来。

未来的阿飞会怎么样?谁知道呢。

就像谁能知道,曾经那个优等生,会为了一款游戏颠覆人生。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