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帝网 雷建平 8月14日报道

美国共享办公空间企业WeWork今日正式向美国SEC递交招股书,其被市场看作是继Uber之后的美股第二大IPO。

不过,WeWork的商业模式存在结构问题——营收大幅增加的同时,亏损也在极大,且极难盈利。

去年亏近20亿美元

WeWork成立于2010年,与新概念“共享办公”一同成长起来。其商业模式是长期租赁办公空间,并将其拆分成多个短租合约转租给其他公司。

通过这种灵活的租赁方式,WeWork吸引了不少愿意以低成本租赁办公空间的中小型企业。在中国,也有类似优客工场、氪空间这些办公软件企业。

目前,WeWork已在全球105个城市、28个国家布局了485 个空间。全球范围内大企业入住率达到40%。在中国,WeWork也在积极布局中国一二线城市,拓展深化本土合作伙伴关系。

WeWork大中华区总经理艾铁成曾表示:“三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国领先大企业选择采用WeWork提供的一站式办公空间解决方案。未来,我们将在该基础上继续优化产品,成为值得更多企业信赖的合作伙伴。”

招股书显示,WeWork在2016年、2017年、2018年的营收分别为4.36亿美元、8.86亿美元、18.21亿美元;WeWork在2019年上半年的营收为15.35亿美元,上年同期为7.63亿美元。

WeWork在2016年、2017年、2018年的运营亏损分别为3.96亿美元、9.31亿美元、16.9亿美元;WeWork在2019年上半年的运营亏损为13.69亿美元,上年同期为运营亏损6.77亿美元。

WeWork在2016年、2017年、2018年的净亏损分别为4.29亿美元、9.33亿美元、19.27亿美元;WeWork在2019年上半年的净亏损为9.04亿美元,上年同期为净亏损7.22亿美元。

造成WeWork很难盈利的很大原因是,租金成本在持续的增高,WeWork在2018年的租金成本高达8.5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4.58亿美元增长86%。

此外,WeWork的代理费用、人员管理等费用也在持续高速上涨。

WeWork在2019年第二季度的营收为8.07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3.88亿美元增长91%,较上一季度的7.28亿美元增长11%。

WeWork在2019年第二季度的运营亏损为7.29亿美元,上年同期运营亏损3.82亿美元,上一季度运营亏损6.39亿美元。

WeWork在2019年第二季度的净亏损为6.38亿美元,较上年同期净亏损4.48亿美元增长42%,较上一季度净亏损2.66亿美元增长139%。

软银大幅削减投资WeWork金额

截至今年1月,WeWork估值已高达470亿美元,使其被市场看作是继Uber之后的美股第二大IPO。

由于自身迟迟难盈利,自诞生以来,WeWork已募集120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多数资金来自软银。

招股书显示,至少106.5亿美元的资金来自软银,软银愿景基金是WeWork的主要投资方之一。

软银曾计划收购WeWork多数股权,当时这笔交易的估值在150亿美元至200亿美元之间。但软银愿景基金的主要投资者,包括沙特阿拉伯和阿布扎比主权基金,对这笔交易表示担忧。

最终,“金主爸爸”软银把对WeWork的新一轮注资从160亿美元砍至20亿美元,更加深了市场对WeWork的担忧。

除了软银集团之外,WeWork的其他大股东还包括基准资本、富达基金、高盛集团和普信集团。

———————————————

雷帝触网由资深媒体人雷建平创办,若转载请写明来源。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