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最近还去KTV唱歌吗?

去年11月5日,“6000多首歌将从KTV下架”的新闻登上了微博热搜。

一时间评论区崩溃,“苦苦练习好不容易才会唱陈奕迅的《十年》,你告诉我下架了?”、“KTV里没有喜欢的歌了谁还去啊”、“金曲没了,还不如在家K歌了”、“下架6000多首歌好像对我的影响也不是太大,因为真的很久没去过KTV了”……

目前KTV包房里,出现的现象更多的是:麦霸们可以从开始唱到结束,而羞于开口的“听众”们则选择扣手机来缓解尴尬。此前也有媒体对青年群体“为什么不爱去KTV”作出调查,得票最高的选项是“KTV 给人的社交压力太大了,只有会唱才有存在感,而不会唱的人会觉得索然无味”。

久而久之,麦霸们没有了听众,自然会另辟蹊径去其他的平台,于是麦霸们开始转战线上K歌app了,因为那里志同道合的伙伴更多,渐渐地去KTV唱歌的人变少了。而且据相关媒体报道,万达、钱柜等实体娱乐K歌门店在近几年来处于萎缩的情形。显然,KTV始于社交,最后也很可能终于社交。

KTV失势,背后浇凉水的是谁

作为提供影音设备与视唱空间的场所,KTV承载了一代又一代人的青春。众所周知KTV的前身是卡拉OK,其兴起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是跨世纪风靡全场的娱乐方式。

可这把从上个世纪一直延续下来的KTV之火,如今又在被谁泼冷水?

第一盆水,受音乐版权限制。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音乐行业对版权持有矛盾的态度。KTV依靠廉价的盗版来加速音乐传播的同时,又被冠上“盗版”的名义侵犯了音乐人的合法权益。

只不过,伴随着数字音乐的兴起,版权意识也越来越强烈。在去年11月5日的歌曲下架回应声明中,音集协表示,此次通知歌厅删除版权音乐电视作品,就是清理和规范曲库的第一步。

况且,从磁带到CD光盘,再到线上音乐;从几百块钱的专辑,再到线上的免费收听,音乐似乎越来越不值钱。这导致了音乐原出处的公司赚不到钱,于是只好以维权的方式出售音乐版权,而曾被视为侵权“重灾区”的KTV历劫是无可避免的了。

第二盆水,替代品出现。线上K歌app的兴起与商场迷你KTV的出现,将原本热衷于去KTV狂欢的用户分走了部分,导致了不少KTV门前开始出现“冷清”状况,而这种现象多出现在三四线城市。

2012年5月唱吧app上线,公开数据显示唱吧上线的首日注册用户就突破了10万。虽说这10万用户中不排除存在与KTV用户重叠的部分,但是随着2014年全民K歌的上线,带有强社交性的全民K歌将熟人用户连接起来,在家也能和好友共享K歌的功能着实造成KTV人流量逐渐减少的现象。

再到2016年年初,北京部分商场中出现了迷你KTV,商家采用统一的配置,每个小玻璃透明房间中有一套相对完整的设备,包括一个大屏幕、选歌系统、两个高脚椅和两副耳机。新的玩法让不少年轻人想尝鲜,而迷你KTV恰好可以满足消费者碎片化时间K歌,故而花费在KTV上的时间自然而然也就减少了。

简单来说就是,市场花样越来越多了,碎片化娱乐也越来越盛行,用户移动消费场景与传统KTV进入了抢用户、抢流量、抢时间的环节。

其中以唱吧、全民K歌为代表的头部K歌app,来势汹汹步步紧逼KTV退场。因为以线上K歌带起的社交生态以及一系列周边,是用户所向往的,也是较为青睐的,而这一切,让传统的KTV显得有些势单力薄。

全民K歌和唱吧与传统KTV争夺用户是事实,而二者之间愈演愈烈的竞争也是事实。

后起之秀全民K歌和唱吧的较量

移动K歌app中,最为火爆的就是全民K歌和唱吧,二位占据榜首一二,而且远远甩尾天籁K歌、K米、酷我K歌等。而在战略布局以及与综艺的联动上,二者均有不一样的体现。

在战略布局方面:全民k歌是社交类型的k歌app,属腾讯系产品,侧重社群运营。比如可以用微信和QQ登陆全民k歌,直接导入好友,此外还有有官方的家族,线上k歌房等。说到底,全民K歌打的还是社交牌。

而唱吧是打造生态链,其在线上运营线上商城,线下经营KTV。而且唱吧更注重唱歌本身,曲库比较丰富,音质也相对较好,不少媒体都曾报道唱吧的打分比全民K歌科学性更高。

以此来看,在战略布局上各有各的侧重点,简单来说全民K歌是注重社交,而唱吧是注重K歌本身。因此,用户若是想要打造自己的熟人社区,选择全民K歌无疑;但是若想专注音乐本身,唱吧是最佳选择。

不过,纵观目前移动K歌市场,全民K歌无疑是头号玩家。作为一款由腾讯一手打造,集音乐、短视频、直播、社交于一体,以K歌为核心的泛娱乐平台。全民K歌利用了腾讯超级IP的社交属性以及音乐版权基因的优势,因此其MAU(月活跃用户数量)数据亮眼。

比达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6月,全民K歌月活跃用户数近1.7亿,遥遥领先同领域的其他玩家。其中,唱吧排名第二,月活跃用户数近3700万。

事实上,唱吧最早引领了移动K歌的时尚风潮,因为其比全民K歌早上线两年。可是后来,随着市场上同质化产品不断涌现,以及全民K歌的强攻,唱吧不得不让出移动音乐市场第一的宝座。

在去年上半年,唱吧已经完成了为期近两年的上市辅导工作,并于6月7日向证监会递交了A股创业板上市申请。但是久久等来的,却是12月12日,腾讯集团音乐在纽约上市。事态的反差似乎意味着资本家们认为全民K歌未来比唱吧更加“吸金”。

在综艺联动方面:细细看来,全民K歌目前玩得不亦乐乎的,正是当年唱吧最开始玩,但最终没有把握住的。其中,与湖南卫视《我想和你唱》综艺的合作就是其中一例。

根据易观2016年3月的数据,唱吧和全民K歌的用户渗透率分别是67.4%和37.4%,显然当年唱吧的数据是占足优势的,而且综艺的推广看中的就是移动K歌app的普及度,所以2016年湖南卫视选择与唱吧合作不无道理。

但,如果说2016年唱吧是以其热度的优势获得了与综艺合作的入场券,那么成也热度,败也热度。

2018年全民K歌的数据反超了唱吧,根据极光大数据的2018年Q2移动互联网行业报告显示,全民K歌6月渗透率为21.5%,DAU(日活跃用户数量)均值达1940万;唱吧6月渗透率为2.3%,DAU均值达110万。从数据中可见,全民K歌占了上风,因此重利益的商道上,湖南卫视在2018年将手伸向全民K歌也不无道理。

只不过,在全民K歌的猛烈攻势下,唱吧依旧存在自有它独特的优势。而唱吧的最大优势就在于其早于全民K歌上线,最先获得的用户粘性相对较强,沉淀性较高。因为那些在唱吧上已经打下江山的元老级人物,自然是舍不得放下已有的粉丝,转战去其他平台的。

总之,以目前的态势,全民K歌是占足了风头,唱吧还是稍微逊了色彩。但是,随着人们对培养兴趣爱好的意识愈来愈强烈,而以专注音乐定位的唱吧,再加上其高粘度的用户,保不齐还有翻身的机会。

全民K歌和唱吧谁是“K歌之王”?

K歌app正处风口,而全民K歌和唱吧两位互联网时代的宠儿也将迎来新一轮的变革。

首先,K歌app们将不断强化变现模式。前有传统KTV受版权限制的前车之鉴,所以K歌app们未来应当重视版权,特别要维护好K歌红人的版权。

因为随着碎片化消费不断升级,人们开始愿意为好的内容、好的歌曲付费。碎片时间中,人们除了追求新鲜,还讲究超前,因此,如果能抓住这部分人的心理,会员制度普及度无疑会越来越高。会员制度能够获取用户的信任,提高用户粘性的同时而且还能赚钱。

在线上,作为腾讯在移动K歌社区领域的重要战略布局,全民K歌的变现方式有付费会员、虚拟道具打赏、数字专辑售卖及硬件周边售卖等等。用户可以在App内购买虚拟货币K币,用K币购买礼物来赞赏主播或者其他用户。

而唱吧的变现模式与全民K歌基本上没有什么不同,最大的增值也是通过会员收入。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唱吧杀入线下KTV的战略,这是一个大胆的动作,也是其商业变现模式的一次重量型升级。

其次,在内容上,“线上K歌+社交+短视频”已成为主流模式,而且这种模式在短时间内不易被打破,所以在此基础上,K歌APP们未来应该会深耕于内容。

在今年11月末,全民K歌举办的2018“全民星歌声”总决赛在深圳圆满收官。而通过比赛成为全民K歌签约的素人新星,将获得个人专属定制EP。有趣的是,此前唱吧也有过类似的举动,即为2016超女制作唱片,以及与《我想和你唱》一起制作了专辑。

而且二者在下线双双都有布局,全民K歌布局“全民K歌自助店”,唱吧布局“唱吧麦颂”,在用户的争夺战中线下市场竞争的激烈程度并不亚于线上。2018年5月全民K歌自助店升级为LIVEHOUSE自助店,包含了开放式的舞台机、K歌房以及观众休闲区三个功能区域,打造了更优越的用户体验。

而唱吧也没有示弱,陈华表示,最近两年加大了对麦颂KTV的投资,目前在全国已有400多家门店麦颂KTV的赢利情况不错,平均一百家店有95家店以上是赢利的。线下迷你KTV也已经将K歌亭广铺全国各地的商场、机场等地,目前已有2万多台,投入还在规划中。

简单来说,全民K歌和唱吧在内容上各有千秋,一个打造场景,一个全国圈地。不难想象,在各行都在强调内容优化的状态下,下沉内容是市场的导向,也是市场的选择。

从线上到线下,无论是在变现模式的规划,还是在内容的布局,全民K歌和唱吧都已经有了自己的主意。如果以2018年为时间背景选出“K歌之王”,那么无论是从用户上、流量上、还是营销上,全民K歌无疑是2018年年度“K歌之王”了。

但是在未来,逆袭成功的全民K歌是一站到底,还是当年好汉唱吧将夺回第一宝座,目前还无法下定论。但是可以确定的是,未来K歌app的受热程度只会继续增加而不会退减,胜券还看K歌app玩家们如何出招了。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本文首发旷创投网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