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摘要:2018冬季达沃斯论坛在如火如荼的举行,其中马云和刘强东这一对“冤家”的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马云是达沃斯论坛常客,而刘强东是第一次参加这个世界级论坛。马云在这届论坛上组的饭局中,多是各国政商大腕,比如

2018冬季达沃斯论坛在如火如荼的举行,其中马云和刘强东这一对“冤家”的一举一动都备受瞩目。

马云是达沃斯论坛常客,而刘强东是第一次参加这个世界级论坛。马云在这届论坛上组的饭局中,多是各国政商大腕,比如,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加拿大总理特鲁多、英国前首相托尼·布莱尔、IMF总裁拉加德、UPS公司CEO大卫·艾博尼等许多政商界领袖到场。

马云和刘强东在达沃斯饭局简单回答了五个问题,原来有钱人不幸福-牛科技

刘强东的饭局上有杰尼亚集团首席执行官Ermenegildo Zegna、惠普公司首席执行官Dion Weisler和沃尔玛美国总裁兼首席执行官Greg Foran,以及阿迪达斯、惠普、VISA、万事达和UPS等公司的CEO,涉及IT、金融、时尚、消费领域多个领域。

马云和刘强东在达沃斯饭局简单回答了五个问题,原来有钱人不幸福-牛科技

对此,有媒体分析,谁的饭局客人更重磅。其实这并没啥可分析的。马云和刘强东虽然都是电商界大佬,从企业层面上讲,他们想在达沃斯上获得的资源、目的不同;从个人层面讲,他们的朋友圈子也是不同的,因此邀请的客人自然不会相同。

相比饭局,倒是马云和刘强东在达沃斯上接受采访颇具看点。磐石之心简单搜集了两位大佬对几个相似问题的回答:

关于出身

马云说:“像我这样的人,出生在一个很贫穷的家庭,没受过很好的教育,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考试总是不及格,那个时候我没有钱、没有技术、也没有什么好的背景、没有什么富裕的叔叔伯伯。”

马云和刘强东在达沃斯饭局简单回答了五个问题,原来有钱人不幸福-牛科技

刘强东说:“第一个原因(选择创业的原因)是在我上大学之前,家里跑船的行情不太好,非常的困难,家里面也非常贫穷,我的外婆从小把我带大的,她生病了但是家里很难拿出钱给她买药治病,我特别急需要去赚一些钱能够给我外婆治病。”

我们发现,很多成功的人总是会讲自己曾经很穷,很困难的往事,甚至是糗事。不仅马云、刘强东如此,俞敏洪、潘石屹这些人也都曾在许多场合讲自己的穷困往事。

他们之所以喜欢讲这些,我猜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首先,讲这样的故事,可以让听众觉得更亲切,与亿万富豪之间没有距离感。让读者觉得,原来他们也和我一样穷过。其次,也带有浓浓的自豪感。就像刘强东,从宿迁农村揣着几十个鸡蛋的穷小子做到如今京东600亿美元市值的大企业,这种巨大落差也正是他自豪感的来源。

关于财富

马云说:“人们说马云啊,你很富有,你怎么花钱都可以,但我知道这个钱是不属于我的,我有100万、200万的钱是我的,但是我们有2000万就有一些问题了,我觉得美元是不是要贬值、英镑怎么样、股市怎么样,但是如果你有10亿美元的话,这是责任了,因为社会信任你,让你去管理这个钱,认为你会管理的更好,如果你管理不好的话,你自己会有问题,我始终都是这么认为的。”

马云和刘强东在达沃斯饭局简单回答了五个问题,原来有钱人不幸福-牛科技

刘强东:“我觉得既不是负担也不是乐趣,更多的是责任,因为富有从某种角度来说是你拥有了社会的很多资源,你的财富也是社会资源很重要的一方面,你如何用好手中的资源,去让你个人的财富增长和公司的成长、社会的成长如何能够同步,这是我感兴趣的。”

有句话叫做,只有经历过才懂得拥有的感觉。对于没钱的人来说,想要有钱,想知道有钱人的感觉是怎样的。而当有非常非常多的钱的时候,却又把钱看的很淡,认为“财富只是一种社会责任”。正如马云所说的那样,200万的钱是自己的,2000万美元的钱就会担心贬值,就想着如何守护这些钱,成为金钱奴隶。

所以有钱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有几百万的小钱,这才是自己的钱,可以很幸福的生活;第二层,有几千万上亿元,这就会变成金钱奴隶,为如何增值发愁;第三层则是有数十亿美元以上的时候,成为知名企业家的时候,钱已经成为数字,成为责任,就不再属于自己。

想得开的企业家都在捐款,比如,比尔·盖茨、扎克·伯格、沃伦·巴菲特,他们拥有全球最多的钱,却视金钱为粪土。

关于贸易

马云说:“我认为全球化是不可制止的,没有任何人可以制止全球化,没有任何人可以制止贸易,如果贸易停止的话,战争就会爆发,贸易是解决战争的方式,而并不是引起战争的原因。”

刘强东说:“过去很多外国的朋友都会讨论说中国有贸易保护,进入中国准入比较难,其实我觉得现在的情况已经完全变过来了,我现在发觉中国的公司想进入美国更难,我能感觉到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趋势在抬头,而且很严重,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不好的现象。”

阿里巴巴曾在2017年计划收购一家美国金融公司,被美国监管层否决。华为手机在宣布与AT&T合作进入美国市场后,突然遭遇AT&T毁约。而美国总统特朗普也一直在推进美国企业回美,同时退出TPP协定,对许多进口到美国的商品加重税。

刘强东正在带领京东进军全球,马云更是为了推进阿里巴巴成为全球第五大经济体游说全世界加入“e-WTO”。在全球贸易话题上,马云和刘强东罕见的出现一致性观点。

关于股价

马云说:“我们的价值观是顾客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华尔街非常不喜欢我,但就是这样,你如果喜欢我们公司就投资我们,如果不喜欢我们公司就卖我们的股票吧。”

刘强东说:“我的财富大部分还是账面的数字财富,我创业这么多年,卖自己股份套现的很少。”“京东现在股价太低了”他还建议主持人购买京东的股票。在被问到“能否年化保证10%-20%回报”时,刘强东说:“我坚信京东每年带来的回报是超过这个数字的。”

翻看下阿里巴巴的股价,已经从2017年1月的100美元涨至目前的195美元。而京东的股价也从2017年1月的26美元涨到目前的46美元。所以刘强东承诺的年收益10-20%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阿里巴巴和京东,虽然已经体量巨大,但仍有巨大的发展空间,从电商向金融、物流、人工智能、云计算方面不断的拓展。不过,阿里巴巴确实如马云所说:“股东第三”。在香港退市的时候,阿里巴巴就曾遭遇许多股民的痛骂。

关于慈善

马云说:“我始终确保一点是他们有一颗慈善的心,因为我们掌握的技术来讲,如果他们没有一颗善意的心,我们会成为世界的一个灾难。谷歌、脸书、亚马逊、阿里巴巴,我们这些公司是本世纪最幸运的公司,如果我们幸运的话我们就有责任,我们应当有一颗正直的心,要做好事。”

刘强东说:“在中国,我作为一个企业家、创业者,我希望能够让无数年轻人,让无数的创业者,让无数的中国企业家相信,通过正道,完全做合法的生意,依然可以取得商业上巨大的成功。从全球来看,我希望有一天我退休的时候,我的员工能说一声‘他是一个好人’。”

考核企业家的唯一指标是盈利,不能用道德去衡量企业家,否则谁都不愿去做企业了。没了企业,社会就无法进步,财富无法增加,贫穷就会产生。这是安·兰德在《商人为什么需要哲学》一书中的观点。

就像美国,是利己主义者创建的。开国之父想的是这片大陆是自私自利和追求利润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商人就可以为所欲为。很多美国成功的企业家捐献了所有的财富,谷歌在1999年就提出“不作恶”。苹果在面临FBI调查时,都可以说No。

而当互联网企业拥有人工智能技术,拥有掌控人类的能力之后,“善良”应该写入每一家公司的核心价值观,成为企业发展的座右铭。我们庆幸的发现,管理更加透明,发展更加科学,不再依靠官商勾结的互联网企业正在成为当代优秀企业的典范,马云、刘强东们也成为“善良”企业家的代表。

慈善不一定非要捐款,乔布斯很厌恶捐款,他认为将企业做好,推出最优秀的产品,推动技术进步,就是最大的慈善。苹果也是全球使用可再生材料最多的企业,达到99%以上。毋庸置疑,企业家保持敬畏之心,慈善之心去经营企业,这就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完)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