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摘要:文|曾响铃来源|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和门户一样古老的互联网品种网络文学,虽然从来不曾没落过,但也谈不上有什么瞩目的成就,在互联网创新创业大潮下,码字这种最传统的形式起初显得有些不上

响铃:定义了好IP 阿里文学要怎么打造网文的增量市场-牛科技

文 | 曾响铃

来源 | 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

和门户一样古老的互联网品种网络文学,虽然从来不曾没落过,但也谈不上有什么瞩目的成就,在互联网创新创业大潮下,码字这种最传统的形式起初显得有些不上不下的落寞,随着互联网大佬的入局才找回一点自信。

2015年3月,腾讯文学与盛大文学合并(也可以认为是腾讯文学吞并)成阅文集团,随后左突右进构建了内容品牌矩阵;同年4月,阿里文学成立,1年后,阿里文学成为阿里大文娱版块专业纵队之一再次亮相。

两个大佬,发展进程却有着质的不同。阅文集团偏向四处收购扩大规模,本质还是码字;阿里文学则重新定位,把自己视作了IP培育及衍生的源头兵。

1月18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首届阿里文学行业生态峰会,及其“领阅 共融”的主题,就是这种定位的再次体现。会上,阿里大文娱旗下的UC、优酷、阿里影业、阿里游戏、阿里音乐、大麦网及800多家阿里文学文娱产业方面合作伙伴参会,看起来,阿里文学这个IP“源头”已经开拓了越来越多的“渠水”。

那么,阿里文学走出码字局限的新玩法到底是一厢情愿,还是真的能够破局,让网络文学再现当年的辉煌?

20年后,网络文学面临体量、质量双重问题

1997年,榕树下上线,标志着中国网络文学正式发源。不用像只有纸质传播的年代求爷爷告奶奶找关系才能公开自己的文字,PC互联网给了多少有梦想的作者广阔的施展舞台,有人认可、有人点赞甚至有人批评,作者都能感受到自己文字的价值,也由此带来了网络文学在PC上近10年的创作繁荣。

2007年移动互联网发端后,网络文学开始转移到手机等移动终端上,开启了第二个时代。便捷化的阅读方式带来用户量的繁荣,也基于此让网络文学变成一个相对成熟的规模产业。

而当下的网络文学,正如阿里文学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CFO、阿里文学CEO宇乾在阿里文学生态峰会上所讲,正处在以IP联动为核心的第三个时代。这既可以说是阿里文学的布局方向,事实上其背后,却是经过20年发展后,网络文学面对沉疴旧疾不得不进行的行业转型。

响铃:定义了好IP 阿里文学要怎么打造网文的增量市场-牛科技

这种沉疴旧疾,体现在体量、质量两个方面。

1、网络文学体量与“地位”反差明显

一方面,网络文学是“20朝元老”,其演化本来有着更多的机会和可能;另一方面,当下火热的、挣得盆满钵满的游戏、影视、音乐、二次元等文娱形态所围绕的IP,许多都是由网络文学引发。

然而,从产业数据上来看,网络文学的这点体量却与其地位并不相称。游戏撑起了网易、腾讯两大帝国,电影动不动就是10亿、50亿票房……整个泛娱乐市场规模当前已经达到5800亿元,而IP桥头堡网络文学现在连100亿规模都不到。

全民玄幻、全民穿越、全民霸道总裁……网络文学创造了很多现象级事件,这两年更是走出国门,在各国出现大量“沉迷者”,如果要说国际化,网络文学比大多数文娱形态都要好。然而,2%不到的市场占比才是体量上的现实。

2、网络文学质量有三顽疾

2017年年中,阅文集团准备IPO时,突然爆出的大量负面消息让人瞠目结舌,其背后也或多或少能够代表过去网络文学在质量上的低俗、抄袭、凑字数三大顽疾。

2017年7月28日,财经网科技《侵权、涉黄、口水战背后阅文集团港股IPO胜算几何》援引其他媒体信息,爆出起点中文网(阅文集团旗下)连载的《完全剥夺》、《风月大陆》等网络文学作品中存在大量的淫秽描写,其点击量已经上百万。

不至于此,当红电视剧《楚乔传》(阅文集团旗下人气小说作家潇湘冬儿所著),早在2015年就被发现抄袭月关《回到明朝当王爷》、凤歌《昆仑》、江南《九州飘渺录》等作品。而阅文集团授权出版发行的《一世倾城》、《锦绣未央》、《琅琊榜》等众多影视作品,背后也屡屡传出涉嫌侵权的声音。

虽然潇湘冬儿已经承认抄袭事实并公开予以道歉,但笼罩在网络文学身上的抄袭阴霾久久不能散去。此外,按更新计费、按字数计费也造就了各种凑字数的行为,一场打斗十几章,一个场景小半章,屡见不鲜。

网络文学有内在进化方向,生态支撑成为关键

虽然有媒体持续爆料、读者踊跃举报,但整个网络文学领域好像故意选择故意忽视,用套路式的对外公关应付一个又一个的危机,不到100亿的市场规模好像也十分知足。

事实上,都要走到上市的份上了,网络文学的从业者、作者不可能没有发现这些问题,只是迫于现实原因不得不选择沉默。而这个现实问题,就是网络文学提升体量、摆脱顽疾必须要有的生态支撑。

1、“单打独斗”是体量、质量问题的根源

网络文学作为一种互联网文化形态,尽管经过了20年的发展,在文体类型、阅读方式及用户拓展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但其本身仍然处于“单打独斗”的状态,没有去融入更多文娱形态之中,保持了更强的独立性。直观感觉,从事网络文学的品牌都十分鲜明,起点、纵横就是个看小说、写小说的地方,不会有其他用户心智的联想。

这本没有什么不对,但相对其他“更挣钱”的文娱形态,仅靠码字带来的用户付费、广告收入等,根本无法支撑能够与其他文娱形态同一量级的体量。

而长期狭小领域的相互挤压,对作者们来说收入的方式也早已限定,点击量、热度、更新率是唯一收入来源,随之而来的是在这个指挥棒下的抄袭、低俗以及凑字数。从某种程度上说,扩展了文学形态的网络文学,在网络中却局限了自己。如果不能把网络文学从大文娱中解放出来,过去的那些抄袭、低俗的问题一定会继续存在,仅靠舆论、平台自监督只能是治标不治本。

2、以源头姿态融入泛IP,网络文学必须打造影响力和传承力

正如前文所说,网络文学中衍生了大量高价值、高影响力的IP,也因此,以源头的姿态融入到轰轰烈烈的泛IP文娱产业中就成为网络文学破局的最佳选择

作为发端的关键环节,一方面行业发展空间有更多可能,体量问题迎刃而解,另一方面,现实地说,如果收入的方式得到拓展,文字的价值有更多渠道实现,作者们又何必抄袭模仿、写小黄文或者拿毫无质量的内容充数。

但是,这也对网络文学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在内容质量和创造形态上必须要作为一个好IP存在才能“够格”融入。按照阿里文学CEO宇乾的说法,这种好体现在空间范围的影响力与时间范围的传承力两个方面。

本质上,网络文学还是文学,那些历史名著不仅当时名噪一时、传送远方,更能够流芳百世,同样应当是网络文学应该努力的方向,尤其是承担了更多IP化职责、对其他文娱形态的社会、市场效果也需要负责时。

而具体怎么做,阿里文学所提倡的好IP理念或许能够给予行业一定的借鉴,这就是正能量、世界观和喜闻乐见。

正能量的本质是文学作品内含的积极向上的情怀,纵观千古名篇,无一不是带着先人的高洁情怀和对波澜壮阔时代的切身表达,靡靡之音能逞一时之快,终不会受到待见。网络文学同样如此,好的IP发端必然要有传承的责任和价值,带领整个社会朝着正能量的方向发展。

世界观则要求网络文学必须具备多维度、不同层次的世界观,这样才能保证IP多层次衍生、创造更多可能,例如巨型IP《星球大战》就蕴含了深厚的、可被反复深度挖掘的世界观构架。最后,是网络文学必须结合现实,在创意、风格和叙事方式上通过用户最喜闻乐见的形式来表达。

3、生态体系是解决问题的关键硬实力

成功必然是由自身努力与平台支撑两方面决定,网络文学解决了融入泛IP文娱的自身问题,接下来就是“投靠”的泛IP体系能否承载和提供发展空间的问题了。

而这实质上是生态体系的建设,是硬实力的体现:能够提供的资源的大小,能够把网络文学IP进行多广、多深的挖掘并转化成市场价值,能够在运作方式实现多大的效率的转化。

以阿里文学为例,它把自己区别于单一的网文阅读平台,而是以网文阅读和IP联动为基础的、综合性的基础设施体系。阿里巴巴文娱大生态中,阿里文学占据了重要的战略地位,内容端有优酷、土豆、阿里影业、阿里音乐、阿里游戏,在用户端有UC、神马搜索、大麦、支付宝、淘票票,商业化端有淘宝、天猫、聚划算,这些资源支持让阿里文学可以汇聚不同优势形成全链路发展。

通过运营阿里大文娱的生态体系,IP在文字端不再是终结而变成了开始,电影、剧集、游戏、衍生品、音乐都有更多可能,反过来又促进文学版块的发展。

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军师联盟》被打造成现象级网剧,热播期间小说阅读量平均上升40%以上,衍生优势明显。此外,阿里文学联合优酷、阿里影业发布HAO计划,第一部作品《西河口秘闻》全球播放量突破2000万。在游戏领域,作品《诸天纪》游戏的改编权也由阿里游戏操刀,形成了以网络为核心的游、漫、联动。在主题周边,三生三世的衍生品累计销售额突破3个亿。

响铃:定义了好IP 阿里文学要怎么打造网文的增量市场-牛科技

依托于大文娱体系,阿里文学走出一条突破网络文学固有局限的道路,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网络文学多年以来存在的顽疾。回过头来看,做好IP的几个理念既是阿里文学的发展要求,某种程度上作为整个行业的进化思路也未尝不可,只是文娱生态硬实力可能不是那么容易实现。

内容行业难以垄断,网络文学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一谈起网络文学的格局,谁是老大谁是老二还有谁在参与,很多评论家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而实际上,真要谈论起市场竞争,作为内容行业存在的网络文学难以被垄断,谁都有机会超越。

究竟原因,网络小说跟、电影、电视剧、游戏类似,每年都会有爆款,而你完全无法预测爆款来自谁,《泰囧》、《捉妖记》《战狼2》莫不如是。网络文学里的《盗墓笔记》《鬼吹灯》也是同样的路数,市场很难事前去判断什么会火,只有等火起来了之后才跟进。

这使得网络文学的行业特征是难以垄断,也许几个爆文、几个IP爆款就能逆袭,这将是未来网络文学市场格局的常态,没有谁会永远占据主导权。

但是,通过良好的生态来增加孕育出“市场惊喜”的可能,又处在平台们的可控范围内,我们无法知道哪颗苗长成参天大树,那不如就好好耕耘,不放掉每一个机会。

对阿里文学来说就是如此。在做好IP、大文娱生态理念下,阿里文学此次峰会上宣布签下了酒徒、何常在、墨熊等知名作家,继续加强在作者、内容方面的投入,并推出新一期包含旗下60部优质网文星云汇IP。

阿里文学所做的,一面是依托大文娱生态来铺设肥沃土壤,另一方面是广招优质种子,培育出《宿北硝烟》《后婚:一个媳妇三个妈》《洛丽玛丝玫瑰》《大明长歌》《第五名发家》这样的获得官方、读者、市场高度认可的作品就在意料之中了,出现更多的爆款产品也并不会意外。

在网络文学这样的行业特征下,鹿死谁手尚未可知,不只是阿里文学,其他更多中小平台,搭建生态静待爆款也可能有逆袭的机会,只是机会往往会留给准备得最充分的人。

(完)

曾响铃(微信ID:xiangling0815)

钛媒体、品途商业评论等2016年度十大作者。

AI新媒体“智能相对论”创始人。

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趋势革命 重新定义未来四大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近80家网络媒体专栏作者。

“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