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摘要:一场意外之后,北京展开了一场“冬日大迁徙”行动。在那个冷暖自顾不暇的夜晚,UU跑腿做出了一个暖心的决定:为无家可归的“UU跑男”紧急安置点,提供免费的临时住房,直至跑男们找到新住所。北漂一族的流离失所

一场意外之后,北京展开了一场“冬日大迁徙”行动。在那个冷暖自顾不暇的夜晚,UU跑腿做出了一个暖心的决定:为无家可归的“UU跑男”紧急安置点,提供免费的临时住房,直至跑男们找到新住所。

北漂一族的流离失所,故事的主角叫跑男

夜,已经很深了。看着窗外寒风凌厉,站在窗前,任师傅突然睡意全无。

任师傅是UU跑腿的一名跑男,之前住在刘家窑,这场冬天上演的万人大迁徙,却让他无家可归。他和妻子被赶了出来,本打算多赚点钱回家过个好年,但如今高额的租金却让他们的计划全部泡汤。如今任师傅暂居在UU跑腿平台提供的酒店里,寻找着性价比合适的房子。

暂时安置下来的任师傅心态很乐观,“你们(UU跑腿)什么时候在沈阳开站?要实在找不到合适的房子我就回老家承包下来,继续干跑男。”

跑男眼中的UU跑腿,乔松涛口中的有尊严-牛科技

王师傅同样也身处于这场漩涡之中,他是UU跑腿望京队的队长,在这次大迁徙中也被要求搬走,但是王师傅没有申请入住UU跑腿提供的临时安置点。因为他觉得他就一个人在北京还好,而跑男里很多兄弟拖家带口的,他们相对更需要救助一些,所以他把机会让出来了。

王师傅温情的说,“如今只剩下北风继续吹,零下四度的北京,希望兄弟们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避风港!”

留不下的大城市,回不去的故乡。这个世界,所有负重前行的人心中都有方向,他们的每一个步伐都走得无比坚定,他们的每一滴汗水都值得最热烈的掌声。两位师傅只是北漂一族的缩影,他们的流离失所让北京这座曾经包容的城市变得像寒风一样刺骨,但UU跑腿对员工的人文关怀给带给我们了一丝暖心。

跑男眼中的UU跑腿,乔松涛口中的有尊严

乔松涛是UU跑腿的CEO,在很多人眼中,他性格内敛,不善言辞,为人低调。以至于他在获得大学创业盈利100万、创立社交网站位列全球500强的这些成就后,依然默默无名。而在公司内部最为人所知的,却是他对员工无微不至的关怀。

10秒内响应,10分钟内上门,1小时内送到,又快、又安全这是大家熟知的UU跑腿。坐拥45万“兄弟”,“UU跑腿让我拥有一份体面的工作,还能让我们赚钱!”,这是跑男所熟知的UU跑腿。

乔松涛把员工的尊严,看得比利益更重要,这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一种真,不矫揉造作,也不装腔作势。

“让跑男赚钱不是我的最终目的,我的目的就是让他们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有尊严的活着,因为他们都是我的战友,我的兄弟!”这是乔松涛口中说出的豪言壮语,更是一份沉甸甸的承诺。“如果说客户是上帝的话,那跑男就是我的兄弟,我的命!能赚钱、有尊严、更体面这就是UU跑腿对40余万跑男的承诺。”

在谈到自己手下的“跑男”时,乔松涛更多流露出的是一种心疼。“我们的团队很辛苦,我们的跑男也很辛苦,天天风吹日晒,很多跑男胳膊上都晒出了明显的区分线,就这样还有很多人看不起他们,嫌弃他们。”而这也恰恰是现在众包配送员群体所面临的问题,无安全感,无归属感。

跑男需要尊重,这是因为这个群体的特殊性。跑男中65%为初中及以下学历,8%为白领、厨师和大学生。这一类人在单位、家庭可能得不到重视,到写字楼或商场门口可能会被保安拦截,被刁难,进不去小区,每个人心里充满着压抑,充满着愤怒,但他们又很朴素,极度缺乏安全感,缺乏自信、极度孤独。

叶天生师傅是跑男中的普通一员,他之前做过外卖,甚至做到了站长,但最终选择离开。因为“之前的工作都找不到存在感和归属感”。后来他加入了跑男,在团队里特别活跃,每次活动都会积极参加。

经过跑男经历的磨练,叶师傅决定自己出去做生意,临走前还特意到UU跑腿来跟兄弟们告别请大家吃饭。“UU让我找到了自信,让我有信心去做一些自己一直想做又没敢干的事情。”跑男们在UU跑腿中得到的,不仅仅是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更是在北京这座大城市里的归属感。

跑男眼中的UU跑腿,乔松涛口中的有尊严-牛科技

“UU跑腿跑男多是30-35岁男性,在二三线城市如果男士到这个岁数没有成家立业,会多少受到一些歧视,UU跑腿对他们发自内心的尊重,保障跑男的安全是对他们最起码的尊重,他们的尊严是这个时代最欠缺的东西”。就像这一场大迁徙,UU跑腿平台第一时间采取措施安置跑男师傅,告诉师傅们:你们背后站着UU跑腿这个大家庭!

基于此,UU跑腿还创立了UU特种兵和UU战队体系,给每个跑男尊重和自我实现的价值。用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解释就是:“UU跑腿给跑男提供的是一份工作,这份工作解决了跑男的温饱问题和安全问题,但是跑男的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如何实现?”

目前跑男端已有上千个UU战队成立,每个站队都由精挑细选的UU特种兵带队。团队有自己的名称、口号及共同的目标。团队的活跃分子、意见领袖充当队长、政委等职位。在工作之余,每个跑男站队之间就是一个大的集体,战队成员不仅是拥有共同荣誉的战友,也是生活中互帮互助的好兄弟。

与大部分跑腿类创业公司牺牲跑腿员安全、崇尚极致速度的理念不同,乔松涛更相信“以漠视人的生命来赚钱是不光彩的”。在外界都在强调速度时,UU跑腿却将“有温度”排在首位,这种追求弥足珍贵。

目前UU跑腿的配送时效已经能够做到平均10公里39分钟,但依旧要求在59分钟内做到,以此来确保跑男配送安全。为了保障跑男的安全,UU跑腿还为跑男上了保险。有温度、有速度、有态度,UU跑腿自己恰到好处地总结出了团队的核心价值观。

以人为本,乔松涛的管理哲学

“那时候很多跑腿公司都在做需求端,就是挖掘用户群体。我们就在供给端做,就是跑男。跑男是UU跑腿的核心竞争力。”乔松涛说,UU跑腿不是“跑男”的管理机构,而是跑男和用户的服务平台。

基于UU跑腿的定位,UU跑腿的命运可以说与基层员工息息相关,高层人员在战略高度高屋建瓴,基层员工在一线铿锵前行,对企业的发展缺一不可。在UU跑腿高速发展的这几年,没有高层管理与基层员工的协同发力,UU跑腿不会是现在的这个样子。从这一点看,UU跑腿和基层员工是相互成就的,是要相互感谢的。

至于UU跑腿体现出来的对基层员工的念念不忘,更多的还是与企业家的情怀、价值观以及做企业的初心有关。这与管理大师德鲁克的观点不谋而合。德鲁克认为,组织成员是具有完整人格的人,而非机器上的零件。“你雇佣的不是一个人的手,而是整个人”,所以必须尊重人、关心人。

跑男眼中的UU跑腿,乔松涛口中的有尊严-牛科技

在德鲁克的理念中,对员工的潜力抱有宽厚的态度,并用蕴涵着人性的温暖去培养人,是管理者必备的品德。管理在组织社会中的作用,是发挥人的优势。对人的重视不仅是手段,更是目的。

乔松涛对内管理的核心同样是“以人为本”,对员工给予充分尊重和关怀。很少有企业家能把目光聚焦到最基层的员工,去了解他们有没有被关注。事实证明,这种管理理念是非常成功的。

在发展团队的同时,乔松涛始终没有忘记他应有的人文关怀,他一次次的用微信和微博记录着“跑男”们的感动时刻:有的跑男在跑单和学习时还带着孩子,有的跑男则因为白天要忙只能半夜一点之后接单,更有的跑男因为感觉一天只挣了80块钱而愧对怀孕即将生产的妻子。

这些跑男带给他的感动让他真正的将自己融入到这份事业当中,同时这些感动也给他继续奋斗下去提供了一股持续的动力。而在很多跑男眼中,跑男不仅是一份在陌生的大城市养家糊口的工作,更是一个能传递正能量的事业。他们为解决新时代中城市生活矛盾,提供了一整套解决方案。

对跑男的尊重才是平台生存的基础,北京的这个冬天很冷,但跑男的大家庭很暖。在资本竞逐下如何体现企业的人文关怀,或许应该成为所有互联网公司都应深思的命题。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