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摘要:今天闭幕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再一次成为科技领域关注的焦点,原因不只是各位科技大佬的登台亮相,还有对时代风口的聚焦。分享经济无疑是今年互联网世界的亮点之一,尤其是以“知识”为中心的分享经济浪潮,吸引了诸多

今天闭幕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再一次成为科技领域关注的焦点,原因不只是各位科技大佬的登台亮相,还有对时代风口的聚焦。

在知识分享的浪潮中,主角为什么是中国?-牛科技

分享经济无疑是今年互联网世界的亮点之一,尤其是以“知识”为中心的分享经济浪潮,吸引了诸多互联网巨头和创业者。而在今年世界互联网大会“分享经济”的分论坛中,知乎创始人周源对知识分享经济的可持续发展,给出了自己的观点。

从认知盈余到知识消费

中国不是分享经济的诞生地,却是知识分享最早开始爆发式发展的沃土。早在2014年的时候,《认知盈余》的作者克莱·舍基就预言“明年中国将迎来分享型经济的大爆炸”。随后在行、分答、得到、问咖等知识分享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并在2016年被资本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

或许是因为这层关系,“认知盈余”一度被视为付费问答类产品的“指导思想”,甚至决定了知识分享前半程的竞争焦点。按照克莱·舍基的观点,“认知盈余”就是指互联网让尽可能多的人的自由时间联合起来,结合成一个规模空前巨大的集合体,从而为更为强大的价值创造提供资源禀赋。

映射到互联网的环境中来看,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利用业余时间,与他人分享自己的专业知识,在网上帮助陌生人回答他们不懂的问题。与之同时,得益于互联网去空间化的连接,这些知识形成了巨大的集合体,提供专业知识的网民也开始了社群化。维基百科是美国互联网的杰作,而知乎则是“认知盈余”在中国的代言人。

不过,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和迭代似乎超出了克莱·舍基的预期,从国家信息中心发布的《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来看,2016 年国内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34520 亿,比上年增长 103% ;融资规模约 1710 亿,同比增长 130% ;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 6 亿,参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 6000 万。即便在知识分享这个分赛场上,诸如华兴资本等投资者给出的规模预期也高达1500亿。

更重要的是,知识付费在2017年成为新的赛点,尤其是知乎、微博、今日头条等行业巨头的入局,知识付费群体已经达到千万量级,高效地获取结构化的知识并为之付费,已经成为大众所接受的商业模式,中国互联网上流行的知识分享也正在引领世界潮流。

当然,“认知盈余”的理念仍然普适,但“知识消费”在市场环境成熟的情况下也迅速增长。

知识社会需要良性机制

周源在演讲中分享了一个有趣的观点,即知识分享经济的诞生,让知乎这类平台,通过促进生产、消费和连接,成为“人类知识分享的加速器”,为知识分享经济的诞生埋下了基础。其实早在2005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就提出了“知识社会”的概念,只是以往的知识获取大都建立在各种排斥体制上,导致知识被一小部分精英阶层所垄断,但互联网正在让知识共享变得更加便捷。

从这个角度似乎更能理解“知识消费”的寓意,而中国恰好满足了三个最基础的关键变量:移动支付的普及让知识付费不存在技术上的门槛;直播和云计算丰富了知识付费的场景;诸如知乎等互联网知识社区,帮助用户连接了最基础的供求关系。以知乎Live为例,目前已经举办了7000多场,平均时薪达到10980元,其中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斯蒂格利茨的 Live 参与者达到 35347 人,单场收入近 35 万。

在知识分享的浪潮中,主角为什么是中国?-牛科技

诚然,知乎、微博等探索者印证了一个事实:知识付费在2017年开始了真正的市场化。却也正如周源所说的,需要建立创新高效的机制去保障行业的可持续健康发展,以应对知识的非标品属性和版权等突出问题。

知识作为非标品的问题不难理解,一方面用户在选择付费前对所接触到的知识没有预期,缺乏可参考的质量标准;另一方面知识付费不存在所谓的“可退货”机制,可能造成消费需求被抑制,以及极低的重复购买率。同时对于平台来说也是一种无形的伤害,一旦知识“售卖者”的内容良莠不齐,且缺乏完善的保护机制,用户信任度会逐渐消逝。

当然,知乎等知识付费平台也意识到了问题所在。以知乎为例,对知识商品建立了相应的内容准入门槛,比如讲英语需要提供雅思或者托福的成绩证明、心理学内容需提供学历证明、金融类需要提供相关的证书、职业向需提供所在公司的证明等等;同时推出了相应的评分体系,并以此决定内容的关注度和推荐度;甚至于先人一步引入了7 天无理由退款等一系列保护措施。

另一个就是版权问题,在国内的版权体系中,对于知识的保护一直是个薄弱环节,盗版也几乎成了互联网世界里最大的污点。知乎也在同中国版权保护中心等机构积极合作,围绕确权、维权、授权三个层面构建一体化的版权保护体系。

在知识分享的浪潮中,主角为什么是中国?-牛科技

或许距离理想化的知识社会还有一些差距,至少知乎等互联网知识平台已经开始了良性机制的酝酿,我们应该对中国互联网的净化能力保持信心,毕竟“知识消费”是不可逆的趋势,也是加速人类进入知识社会的不二法门。

结语

或许在很多人眼中的知识分享还属于新鲜事物,但知识分享经济在知乎等案例的佐证下,已经不是一个伪命题。幸运的是,知识是没有国界的,以往的我们会去购买外国优秀的小说,如今在知乎Live中也不乏国外的分享者。不同的是,中国已经有了相对成熟的知识付费产品,规模庞大的用户群,在全世界的知识分享浪潮中扮演者举足轻重的角色。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