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摘要:【听杨姐说】朋友聚会,一位媒体大咖记者讲起前两天路过小区幼儿园门口的一个宣传站,一位老奶奶拿着一张某养老机构的宣传单以及一份合同请她帮忙念上面的字。那个机构是一个跨领域的养老集团:提供旅游养老、保险养

投资中老年广场舞APP的VC,究竟谁“套路”了谁?-牛科技

【听杨姐说】

朋友聚会,一位媒体大咖记者讲起前两天路过小区幼儿园门口的一个宣传站,一位老奶奶拿着一张某养老机构的宣传单以及一份合同请她帮忙念上面的字。

那个机构是一个跨领域的养老集团:提供旅游养老、保险养老、房产养老、金融理财养老……等等服务,你可以存5万元,一年后给你利息12%,然后还以极低的价格卖给老人们米、面、鸡蛋等等食品,周末还组织老人们去他们的基地参观。

我的朋友一看合同内容,顿时生疑,因为那份理财合同的条款细则,明显不合理且无效,换句话说,给了他们钱也没法依据合同要回本金。但碍于现场有很多那个机构的工作人员,媒体大咖也没法明说。

老奶奶跟那个机构的人说:“真好真好,我要投50万,这可是我这一辈子的积蓄,养老用的钱,我回头都投给你们”!大咖记者一惊,心说这不就是典型的“你要赚人家的利息,人家要赚你的本金”么?

等到老奶奶离开了幼儿园,大咖追上去试探地问“大妈您真要投这个理财产品吗?您可要小心啊!”老奶奶四下看了看,笑着说:我哄他们呢,我就是要让他们带我免费出去旅旅游……

……

唉,套路,满满的都是套路啊!

OK,杨姐举这个例子想说明啥呢:这两天正好看到有很多VC投资老年APP的消息——前前后后有60多个老年APP,尤以广场舞为甚!早期的有糖豆、新进的有什么友乐,还有一大堆:99广场舞、就爱广场舞、大福广场舞、恰恰广场舞……

姐就困惑了,大爷大妈们的钱难挣啊!投资老年APP的逻辑究竟是什么呢?

人人网创始人陈一舟曾经说过,互联网的“油水”,就好像油田里的油,浅层的油现在BAT都已经抽走了,要想获得更多的油,就得把井往更深的土里打,但是,越深难度越大!越来越费劲。

没错,现在不正是这种情况么,互联网上一共就三种赚钱模式:广告、游戏、电商,现在还多了一个“会员”,那就算四种吧。

腾讯把控住了大部分流量,QQ抓住了年轻群体用户,微信抓住了毕业以后的人群;阿里巴巴抓住了女人,京东抓住了男人(虽然现在京东女性用户也在飙升),美团抓住了人们的胃,视频则抓住了大部分年轻人和煮妇的心……这些,恰恰都是消费的主力群体。

孩子的钱好赚,容易被忽悠;女人的钱可以多赚,因为她们掌控的预算多;男人的钱可以快赚,决策时间短;可是,唯独老年人的钱难赚。

我很担心老年APP的投资,原因有四点:

第一,用户基数:

用户是一切商业的基础。据联合国统计,到本世纪中期,中国将有近5亿人口超过60岁,而这个数字将超过美国人口总数。而CNNIC的统计报告显示,目前我国60岁以上的网民大约有3600万人,占7.51亿网民数量的4.8%。

但是,这部分群体大多是四五十年代出生的人,对于智能手机的使用有的并不十分熟练,年纪越大越不会用,接受起来越难。

他们的消息相对闭塞,能够打打电话、看看新闻就不错了,很少有会主动去寻找什么老年APP的能力。

且,大多数跳广场舞的老人也都是在一二线城市,就算三线也有吧,毕竟是更少的人群——所以从基数上看,广场舞APP的“土壤”贫瘠。

第二,购买力

除了数量外,更严重的问题是,中国的老年人的特点是“未富先老”。

当今老年人在家里掌管的支出,大多是买菜——她们喜欢大清早去等超市开门,每斤鸡蛋便宜5毛钱都能给他们带来快乐,而且他们更喜欢一个一个地挑拣带来的成就感……对于分毫都计较的大爷大妈们,如何能够从他们身上赚钱?

他们虽然也买一些跳舞鞋、裙子、扇子之类的跳舞用品,但都是在淘宝上团购!也是以便宜为宗旨。OK,那保健品呢?

这又回到了前面的问题上:他们并不富有,或者说富有的不多——保健品大多数也是儿女给买、或者是亲戚朋友送的礼品。所以,电商这条路能走成功么?

第三,上广告!

好,如果你说,这些广场舞APP是不是能做成快手呢?

其实吧,杨姐也看了一些广场舞APP,发现人群不一样。“广场舞APP”这个分类,已经将中老年APP又圈小了一个范围!而看快手的人群其实是不分男女老幼的,并没有划定人群,而只是从内容上做了自然的分流。

但是广场舞APP的用户却只是圈了那么少的一个群体——而如果用户基数不够的话,何来广告?

第四,互联网上赚钱的模式,就剩下游戏和“会员”了,这两个里面,游戏是年轻人的最爱,那么中老年人能接受会员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所以,尽管短视频持续风靡,但针对中老年短视频的“广场舞APP”,杨姐却并不看好——无论很早就进入这一市场的糖豆、就爱广场舞、大福广场舞、恰恰广场舞、99广场舞等中老年APP平台,还是友乐等新晋平台,都必然难以解决这个商业化的问题。

这里多说两句,糖豆里面现在还有了更多的内容,例如做菜、搞怪——这就尴尬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这显然是想做第二个快手的趋势啊,但是一般来讲,一个市场的后进入者要么就逆此前的做法而为之,要么就是切进细分市场做垂直,糖豆这种转型短视频的做法,一来没有推陈出新,只是复制,用户不一定能买账,二来,广场舞的大妈们也会觉得这个软件不专了啊!第三,我大腾讯今年3月份刚刚3.5亿美刀领投了快手,恐怕再投一家同类产品的可能性也很低吧?

而且还有一点,如果不专了,会不会广场舞的用户留不住,新的普通老百姓用户也争取不到,最终两手都抓,两手都不强呢?

当然了,现在也有报道称,广场舞APP们有的在搞线下活动,顺便卖卖保健品,但要知道,玩线下最大的门槛就是人力成本。你要在多少个城市拓展业务,就要有多少人力、市场费用……

在杨姐楼下,每个摆摊的小商小贩都是要向物业缴纳管理费的,有的时候卖保健品的在那里站一天都卖不回来“管理费”。

而回到广场舞APP本身,还记得本文开头杨姐举的老奶奶的例子么——你要卖给老年人的是广告、保健品和活动、比赛,但老年人们要的,其实就是“玩”你一下!

姜还是老的辣,对吗?

杨姐点评:

写到此处,杨姐不禁在想,这些广场舞APP创业者,是不是能够通过这个切入点再蔓延到更广阔的人群呢?

因为在糖豆、友乐上,其实也有教人编头发、化妆等这类内容。但坦白地说,这里面还牵扯到一个基因问题。人们认为你是什么软件,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非常不容易改变。

而中老年这个市场真的存在吗?或许是存在的,但是否能够孕育出一个盈利的公司,恐怕要经历很长很长时间的摸索以及大量的烧钱,而在这个基础上,又是否能出现一家独角兽公司?

恐怕就更难——而资本市场真的有耐心等那么久么?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