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辉山乳业资金危机的上市公司命运又当如何?

 

三家上市公司卷入辉山乳业资金危局,躺枪的滋味还好么?-牛科技

半小时股价暴跌85%,卷入巨额债务危机,曾经在去年遭遇浑水做空,在香港上市的内地乳企辉山乳业(6863.HK)正以一种骇人听闻的姿态引发关注。

 

3月28日,辉山乳业在港交所发布《股价不寻常下跌》公告称,本公司否认曾批准制作和造假单据并不认为有挪用情况。经过本公司对中国银行的查询,中国银行确认其并未对本集团进行审计,也未发现造假单据及挪用资金情况,媒体报道中涉及中国银行的内容与事实不符。

 

三家上市公司卷入辉山乳业资金危局,躺枪的滋味还好么?-牛科技

简而言之,杨凯否认了辉山乳业的财务造假以及中国银行对其审计。

 

不过,野马财经注意到,3月24日,在辽宁省政府金融办组织下,召开了辉山乳业集团债权银行工作会议,参与会议的有辽宁省金融监管部门的领导和辽宁省开行、省进出口银行、省工行、省中行、省农行等23家债权银行分管行长及其他债权机构负责人及辉山乳业集团相关负责人。

 

微博博主@向小田 还爆料了相关文件。

 

三家上市公司卷入辉山乳业资金危局,躺枪的滋味还好么?-牛科技

这一会议也间接说明了,辉山乳业在23家金融机构有融资,并且出现了问题。此外,除了在银行的融资,野马财经还发现其通过融资租赁、地方金交所、红岭创投等网贷平台、类金融公司等多种渠道融资。据媒体披露,除银行之外,涉及的债权人有40多家。

 

牵涉进辉山乳业暴跌事件的多家上市公司,也正因此次危机,日子不好过起来。

 

九台农商行:受影响最大

 

根据《中国证券报》报道,九台农商银行(6122.HK)拥有辉山乳业18.3亿元的债权,而危机的发酵也使得这家地方性银行遭到了直接冲击。3月27日开盘后,九台农商银行股价直线下跌,跌幅一度达11.36%,尾盘虽然出现大单资金进行拉升,但依旧收跌8.71%。

 

与此同时,九台农商银行当天深夜发布了2016年年报。值得注意的是,辉山乳业董事长杨凯是该行港股第一大股东。

 

在此之前,九台农商银行的股价在业绩向好的预期下正稳步上涨。3月27日,九台农商行发布了2016年业绩公告,业绩公告显示,九台农商行去年营收和净利均有大幅攀升,集团营业收入为人民币59.541亿元,同比增加39.5%,净利润为人民币23.158亿元,同比增长65.2%。

 

此番股价大跌,一方面是受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的直接冲击。资料显示,截至2016年9月,辉山乳业的银行授信余额140.2亿元,其中信用免担保15.5亿元,担保贷款103.5亿元,抵押贷款21.2亿元。授信金额最大为中国银行,金额33.4亿元,第二名即为九台农商银行,金额18.3亿元。作为一家地方农商行,高达18.3亿元的授信额度的影响不可小觑。

 

有业内人士对野马财经表示,假定辉山乳业无力归还对九台农商银行的贷款本息,此笔贷款将直接计入损失,九台农商银行则需按照监管要求100%计提贷款损失,且将直接冲销九台农商行2017年利润18.3亿元。相关数据显示,九台农商银行2015年的净利润也只有12.16亿元。2016年净利润为人民币23.158亿元。如此一来,如果这笔贷款还不上,给九台农商银行带来的影响还蛮大的。

 

综艺股份:账目损失1.24亿港元

 

除了九台农商行外,综艺股份(600770.SH)也于3月27日晚间公告,截至3月24日,公司持股53.85%的控股子公司江苏高投,通过其全资子公司江苏投资持有辉山乳业5223.1万股股份。

 

公告显示,2013年3月,江苏投资以2950万美元认购辉山乳业向全球首次公开发行的股票,获得辉山乳业8590万股股份。截至2017年3月24日,江苏投资尚持有辉山乳业5223.1万股股份。对于该部分股票,公司在可供出售金融资产项目列示。根据辉山乳业停牌前一天收盘价格2.80港元/股,辉山乳业下跌当天减少江苏投资持有的辉山乳业市值1.24亿港元,对归属于母公司部分价值影响为6694.08万港元。

 

公司还称,截至2016年底,江苏高投净资产18.72亿元(未经审计),辉山乳业股价变动对其资产规模的影响较小。公司将持续关注辉山乳业的公告和进展,若辉山乳业长期不复牌或复牌后股价长期不能回升,公司将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相关规定计提减值准备,将对2017年度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平安银行-采取措施保障信贷资金安全

 

辉山乳业股价暴跌,接受了辉山乳业过户式股权质押的平安银行(000001.SZ)也是焦点之一。

 

平安银行相关人士,在3月24日下午对野马财经回应称:“平安银行及股东中国平安(601318.SH)未持有辉山乳业股份。但表示这部分股权为过户质押,登记在中国平安和平安银行名下,但是股权的所有权并没有发生改变。”

 

此外,平安银行表示,目前辉山乳业已停牌,具体情况尚待辉山乳业公告澄清,平安银行正进一步了解相关情况,将采取各项措施保障信贷资金安全。

 

野马财经注意到,杨凯的Champ Harvest Limited质押给平安银行34.34亿股,贷款额度为21.41亿港元,也就是说股票质押率在6折左右,每股质押的股票价格为0.62港元,而以辉山乳业24日收盘时的0.42港元/每股计算,这部分质押的股票其实已经爆仓。

 

厦门某银行职员告诉野马财经,在香港市场,传统行业的港股一般质押率为5-6折,如果一家公司股价跌破平仓线,除非有资金去补齐,否则只能通过和资金出借方去谈判,延长贷款期限。

 

跌破了平仓线,两个交易日内补齐金额也能免于被强行平仓,但问题是家里家外都着火的辉山乳业还有钱补仓么?只能看合作方平安银行怎么考虑了。

 

键桥通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据野马财经此前报道《辉山乳业危局下的累卵:40余家网贷平台、地方金交所、类金融公司卷入》一文提及,除了23家债权银行外,2016年以来,辉山乳业还大量通过大连金交所、广州金交所等地方金交所,以及红岭创投等P2P平台融资。辉山乳业的下属企业还在深圳、上海成立了数家类金融公司融资。特别是,自2016年4月以来,辉山乳业多次通过融资租赁进行融资,累计金额达到23亿元。

 

提到融资租赁,辉山乳业曾发布公告,自2016年11月26日起,辽宁辉山集团作为出售人及承租人与盈华租赁作为购买人及出租人签订融资租赁协议,以约4万头奶牛为租赁资产,融资7.5亿元人民币。

 

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后,盈华租赁对外回应称,确实存在与辉山乳业的协议,但是整体而言,对公司影响不大。

 

野马财经注意到,盈华租赁和A股上市公司键桥通讯(002316.SZ)还有一段“过去”。

 

2015年11月,重组停牌长达半年之久的键桥通讯复牌,并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公告显示,公司拟用9.9亿元募集资金,收购盈华租赁 74.64%股权并对盈华租赁增资。不过,键桥通讯最后主动终止定增。

 

2016年5月31日,键桥通讯公告表示,考虑目前资本市场整体环境以及公司实际情况的等诸多因素,终止公司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并向证监会申请撤回非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

 

如果去年键桥通讯没有终止定增,而现今辉山乳业资金链断裂、或者破产偿还不了盈华租赁的巨额融资,那么对键桥通讯还是有一定打击。

 

伊利股份:逃脱的幸运儿

 

这里野马财经要提一下伊利股份(600887.SH),伊利股份此前也曾入股辉山乳业,且投资金额高于综艺股份。

 

不过,2016年4月27日,伊利股份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伊利国际所持有的1.45亿股辉山乳业股份转让给无关联公司瀛德控股,转让价格在为2.86港币/股~2.90港币/股之间,高于伊利股份入股时的价格。

 

万幸啊!伊利股份这一转让不仅逃过了本轮辉山乳业的暴跌,而且还有微利。真是羡煞了多少中枪的上市公司啊。

 

“黑色星期五”之后,曾经的东北最大民营企业之一——辉山乳业走向了命运的分岔路,能否起死回生仍是未知数。

 

辉山乳业的资金危局如何解决?涉及到的上市公司命运又将走向何方?野马财经将继续关注。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