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社交服软,Techfin是助其转型的良药还是断臂求生之术?-牛科技图片来自网络

【编者按】围绕蚂蚁金服做不做社交的问题和讨论已经漫天飞舞,似乎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这篇文章还是颇有新意的,选取的分析角度之一是蚂蚁金服不做社交之后,转型Techfin,是否会对自身原有的金融业务造成影响?不足之处是前面关于蚂蚁金服社交的讨论略显拖沓。

本文转载自北京商报,作者岳品瑜,原文题目《败走社交,蚂蚁的techfin能走多远》,亿欧编辑整理,供行业内人士参考。


“蚂蚁金服究竟是金融公司还是科技公司”,对于外界来说,蚂蚁金服的标签就是“金融”。但在经历了圈子事件、招财宝侨兴债违约风波后,蚂蚁金服对于自身定位与战略发展的认知比较焦虑,对于互联网和金融之间的“平衡术”陷入了迷茫,所以开始痛定思痛。在日前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蚂蚁金服表示基于techfin的定位,未来只会做tech(技术),支持金融机构去做好fin(金融)。有分析人士认为,蚂蚁金服此时的“迷途知返”正当其时,但这也意味着它要让出更多的金融利益来明确自己技术金融的定位。未来蚂蚁金服能“容忍”多少?“开放”之路又该如何走?

蚂蚁金服“迷途知返”

蚂蚁金服宣布向基金行业开放自运营平台“财富号”,用技术支撑基金公司在蚂蚁聚宝打造属于自己的品牌专区,直接触达和服务用户。按照计划,“财富号”将于6月正式上线,首批接入的试点机构包括博时、兴全、天弘、南方、建信等基金公司,后续则将向所有基金公司开放。

蚂蚁聚宝总经理祖国明介绍,蚂蚁聚宝是“理财新手训练营”。在基金领域,与蚂蚁聚宝展开合作的基金公司达到100家。据他介绍,作为平台方,蚂蚁金服将为金融机构提供用户触达、数据、营销等一系列能力支持。在财富号的阵地,基金公司可以自主运营,销售基金,蚂蚁聚宝以一套公平透明的规则衡量基金公司的运营情况,并给予流量支持。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财富号”的方向只是蚂蚁金服战略转型的一个缩影。在去年社交领域屡屡受挫后,蚂蚁金服对外透露的一系列信息显示,不再执迷于做社交,而是开始探索新的思路。蚂蚁金服表示,不仅是基金公司,“财富号”还将向银行、保险、证券行业全面开放。

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认为,与其说是内部战略进行了转型,不如说是更加聚焦。其实蚂蚁金服自成立以来,便从没有放弃与传统金融机构的合作,这与阿里平台基因是一脉相承的,早期的蚂蚁小贷便是与银行合作开展,余额宝的出现也是与传统金融机构合作的结果。只不过,在蚂蚁金服自身没有通过自营业务探索积累足够的大数据和大数据应用模式之前,其与传统金融机构的合作便处于一种导流的初级阶段,价值并不大。

另一位分析人士表示,目前的“拨乱反正”是正确的方向,重要的还是看与传统金融机构合作的方式。

试错过程的内忧外患

从2013年互联网金融兴起之时,蚂蚁金服就一直引领着行业的方向,余额宝、招财宝、芝麻信用、花呗借呗……诸多爆款产品引发一轮又一轮的行业跟风。但面对着微信的来势汹汹,蚂蚁金服在2015-2016年曾陷入短暂的方向性迷失。敬业福、圈子等一系列失败,让蚂蚁金服一次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

从生活圈到敬业福,再到敬业福之后的依据关系链为花呗提额,蚂蚁金服总想扎进社交领域。但这样的尝试并未引发多大成效,生活圈活跃度不高,全民求敬业福结下的关系网随着春节红包大战的硝烟弥散而归于沉寂,总嫌速度太慢的蚂蚁金服终于发了一次“狠招”,但也承受了沉重的打击。

2016年11月,支付宝推出圈子功能,该功能刚一推出时确实吸引了大众的目光,但随即而来的却是更大的质疑声:校园日记、白领日记出现了大尺度照片,这对于“重金融”属性的蚂蚁金服来说无疑是沉重的打击。众所周知,支付宝是蚂蚁金服的根基,承载了蚂蚁金服几乎所有的发展期待和功能属性。但支付宝首先定位为一款支付工具,安全、可信任是其基本的品牌属性,而圈子事件被公众赋予了“情色”联想,与支付宝的品牌属性是相左的。圈子风波引发了蚂蚁金服董事长彭蕾震怒,彭蕾在当时内部信中提出,“错了就是错了”。

其实,社交是蚂蚁金服“心中永远的痛”。据了解,从旺旺、雅虎关系、来往、钉钉,到其投资的陌陌、微博等社交软件,都是阿里系的社交尝试,不过,尝试结果都不太理想。对于一心想打通社交脉络的蚂蚁金服来说,这样的失败似乎是难以避免的。彭蕾在内部信里就严厉指出,“我们在选择做这事的时候,在确定运营规则的时候,在对可能产生的不良影响做判断的时候,难道不曾迷失方向?难道不曾存有哪怕一丝丝的侥幸心理?打打擦边球无伤大雅?谁谁谁当初也如何如何。”这从另一方面也印证了蚂蚁金服在尝试社交道路上所遇到的迷失。

除了社交领域的折戟,蚂蚁金服在金融产品创新方面也曾遭遇危机。

就在圈子事件刚刚平息后,2016年12月15日,招财宝披露侨兴电信和侨兴电讯无法按时对其发行的私募债进行还款,这意味着招财宝上的理财产品出现了违约。虽然浙商财险承担了保证保险的责任,但是包装“垃圾债”销售给普通投资者的行为让蚂蚁金服的“金字招牌”大打折扣。

与此同时,蚂蚁金服最大的竞争对手微信在支付领域不断加码。据易观数据显示,从2015-2016年三季度,支付宝的市场份额损失了近18%,而财付通增加的份额几乎与此一致。

此外早在2007年,阿里巴巴就开始和大型商业银行展开合作,但是互联网公司和金融机构的强强联合最后却悄然停滞。

据公开资料显示,当时,银行和阿里巴巴对于此事的说法却有不同,从阿里角度其认为,通过银行信贷门槛贷款的小微企业极为有限;银行则表示,阿里巴巴希望在银行的贷款收益中直接分成,同时阿里已经积累的海量在线交易数据成为核心竞争优势,他们也不希望和银行分享。

或收缩自营金融业务

如果说发力社交是为了稳固实名关系链条,从而扩展金融场景,也是为了丰富用户“行为数据”的获取,为贷款、征信等业务板块提供支持。而市场更为关注的是,蚂蚁金服能放弃多少?

一位互金行业资深分析人士指出,平台战略是蚂蚁金服科技之路最合适的一条路,一方面将平台开放给第三方,自身便可更加聚焦于金融科技的投入;另一方面,平台战略的引入可以极大地丰富业务种类和数据沉淀,为金融科技提供更加丰富的场景和数据基础,其科技能力反而可以发展得更快、更好。

不过,自2013年以后,蚂蚁金服已经渗透到很多的金融业务领域中,获得了除信托之外几乎所有的金融牌照,并积极拓展信贷、理财、保险、征信、支付等方面业务,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有分析人士指出,这次明确“支持金融机构做好金融”的表态,意味着其自己要在自营金融业务上有所收敛,如果收敛对现有业务造成冲击的话,蚂蚁金服会有多大的容忍程度?蚂蚁金服未来应该如何平衡和合作的金融机构之间的竞争关系?

一位互金行业资深分析人士指出,一般而言,若同时兼营自营业务,其平台策略的开展就很难彻底,因为存在着自营金融业务与平台第三方金融业务的竞争问题和数据保护问题。所以,为了推动平台战略的顺利开展,以“Tech-Fin”战略的发布为契机,蚂蚁金服很有可能逐步收缩其自营金融业务,为第三方金融业务提供更多的空间,从而尽可能缓和与合作金融机构之间的竞争关系。在他看来,平台战略在蚂蚁金服内部应该是比自营金融战略的定位更高,所以,其收缩自营金融业务的尺度会比较大。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在金融生态圈里,各家机构间有激烈的竞争,更有密切的合作。蚂蚁金服能够真正摒弃非友即敌的思维,更客观务实地看待不同行业、不同机构之间的竞争,充分借助自身的数据优势,加强与其余金融机构的合作,一起为社会和公众提供更多更好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在他看来,蚂蚁金服的未来之路不在于直接做金融,而是做金融服务。从事金融服务,就必须充分考虑各方的利益关切,积极主动与包括商业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合作。

下一篇: 中体产业2016年净利6101万,体育业务营收5.96亿

蚂蚁金服社交服软,Techfin是助其转型的良药还是断臂求生之术?-牛科技

牛科技-科技创新媒体